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 第1681章 農家之變

第1681章 農家之變

  小林的個頭比楊宇矮了許多,身材也瘦弱了許多,這同樣款式的衣服,自然是也要小許多的。

  小林穿的很開心,手里還拿著一柄從斜對面的書畫齋,買來的一柄不錯的折扇,可是花了小林好幾兩碎銀子。

  不過楊宇在走之前,將欠了三人兩年多的薪水一次性都給發了,所以小林現在倒是挺有錢的,至少一把扇子還是買得起。

  楊宇喜歡戴玉冠,但是家里實在是沒有什么玉冠了。

  小林便將前兩天,那個奇怪的客人,當掉的一頂紫金冠拿著,戴在了頭上。

  好一個俊秀異常的公子哥,那彎彎勾起的嘴角,不知能迷死多少深閣閨秀。

  前些日子,帝國的地官大司徒來了當鋪,在小林的手里當了一塊玉。

  小林自然是折算了合適的銀子。

  但大司徒顯然不是為了銀子而來的,李斯在這兒當了一枚錢,掀起了一場極大的變革,他自然也是抱著這樣的打算。

  不過很顯然,這種事情不是經常有的,他當掉的那塊玉佩,當鋪倒也沒有給他少結了錢。

  不過作為帝國的六卿之一,大司徒自然不會這般就算了,當然用強他是不敢的,羅網滅一半的事兒,他雖然是文官,但總算是聽說了一些。

  他不知道羅網有多強,也不知道這事兒有多可怕,但他知道羅網是帝國最強的利刃,這利刃被人折了,始皇帝,卻未曾動怒,這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但文人就是文人,總是能夠想到其他辦法的。

  俊秀的小林他是一眼就看上了,怎么看,怎么覺得,這少年郎是極其的俊秀,于是立刻就盤算著怎么將自己的孫女,嫁給這俊秀的少年郎了。

  秦國的女子自然不能隨意的出了深閨,但是大司徒有的是辦法。

  他將當鋪隔壁的院子給買了下來,還偷偷摸摸的打通了一個門,從此這旁邊的院落,就是大司徒的孫女,常住的地方了。

  院子里的事兒,誰能知道。

  讓大司徒感到十分欣喜的是,不過才個把月的時間,這當鋪的小林和其孫女,便成雙入對,顯得甚是親密了。

  一個多月的時間,農家發生了大事兒。

  神農令發出后,天下農家所有重要人物,尤其是農家六堂的堂主們,便都回歸了農家總堂。

  聽說是要選舉新一任的農家俠魁了。

  實際上,也的確是在選舉新一任的農家俠魁。

  這本是農家自己家的事兒,但是這里面牽扯了太多,許多其他勢力的力量,也都不知不覺,滲透進了農家。

  田言,農家烈山堂堂主的養女。

  烈山堂堂主田猛死后,用了各種手段,成為了烈山堂新一任的堂主。

  表面上文弱無比,弱不禁風,十分善良,聰慧,可實際上,她,便是羅網組織的天字一等殺手,驚鯢!

  神農令是在田言的推動下發出的。

  這是羅網的計劃。

  亂農家,當俠魁,掌管整個農家。

  田密被其誣陷為羅網的驚鯢,大家甚至都已經相信,但是最終還是被趕來的縱橫,戳破了真相。

  驚鯢劍出。與田賜聯手,對戰縱橫。

  衛莊受過傷,很重的傷。

  驚鯢挑選了他做對手。

  大戰,驚天動地的大戰。

  這一戰,決定農家生死。

  羅網的金屬戰斗服,凸顯了田言一直被隱藏的身材。

  充滿的神秘,誘惑,如同她手中的粉色長劍。

  受傷的衛莊竟然被驚鯢壓制了,勝七和吳曠,和農家眾人,卻是在遠處未曾有所動作。

  暗處有猛虎,極強的猛虎。

  田賜的劍終究是不如蓋聶的劍。

  所以田賜被打敗了,敗的徹底。

  田言一人無論如何是擋不住縱橫聯手的,即便縱橫在這種狀況下不會聯手,田言也不應該再戰,如何逃跑,才是她應該想的。

  但是田言并未逃跑,甚至,并未想過逃跑。

  暗中的那頭猛虎出現了。

  兩道身影從農家眾人的側面躥了出來,幾名農家的弟子直接被斬殺。

  田言的計劃并未成功,但是農家的確也已經亂了,所以第二個計劃的成功率,也就高了許多。

  羅網的強攻。

  這樣狀況下的農家,是無法抵擋羅網的進攻的。

  吳曠出手了。

  兩個天級二等的羅網殺手。

  這一刻吳曠的心中十分慶幸。

  慶幸那咸陽城的當鋪,將羅網滅了一般,否則,他現在要對付的,就不應該只是兩個天級二等的殺手。

  但是天級二等的殺手,也不是輕松能夠應對的。

  勝七拔出了劍。

  他的眼睛盯著蓋聶的身后。

  蓋聶的衣袍開始蕩漾了起來,接著便是獵獵作響。

  一個人影從他的身后走了出來,帶著面具。

  羅網的掩日。

  掩日動了,勝七也動了。

  劍中的霸者巨闕,破空砸向了蓋聶。

  蓋聶未曾動,所以巨闕擦著他的耳邊砸向了他的身后!

  巨闕的威力,就算是掩日,也不敢輕易抵擋的。

  所以他斬向蓋聶的這一劍顯然是慢了一些。

  就是那么一下,偏差不足一根頭發絲。

  但這對于蓋聶來說,已經足夠了。

  “噌”的一聲,淵虹格住了掩日。

  兩柄劍互相摩擦著,爆發出了璀璨的火焰。

  勝七的鎖鏈抖動,巨闕繞了一圈,寬闊的劍身直接旋轉著往回飛馳,仿佛是要將蓋聶和掩日一起斬成四節兒。

  蓋聶和掩日自然都不會愿意被直接斬成四節,所以他們只能躲閃。

  勝七拿住了巨闕,高高躍起對著田言一劍就劈了下去。

  衛莊即使是受傷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所以勝七這一劍,田言難以阻擋。

  地上的田賜不知從哪兒爆發的力量,竄了出來,一劍刺向了勝七。

  勝七人在空中,轉過頭冷冷的看著田賜。

  他這一劍當然劈不下去了,否則他的腰間,非得被田賜刺出一個血窟窿不可。

  但是他可以調轉劍鋒。

  “刺啦”一聲,仿佛布帛被撕裂的聲音。

  田賜被巨闕斬在了地下。

  巨闕沒有鋒利的劍刃,但是誰都不會去質疑巨闕的殺傷力。

  倒在血泊中的田賜,并未激起田言任何的一絲情感波動。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北京pk拾真的还是假的 吉林快三什么时候开始 爱捕鱼大圣归来app 股指期货配资 快3推荐快三预测官网 关于足球的游戏 qq游戏里面的麻将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开奖结果 黑马股票k线图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聚享游怎样一天赚300 股票融资亏钱 辽十一选五走势图 意甲球队最新关系2015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 德甲和英超哪个水平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