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十七章:貴妃的陰謀

第十七章:貴妃的陰謀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嘉靖帝潛心修道,退位傳于裕親王-朱載垕。裕親王登基稱帝,國號:隆慶。廟號穆宗。登基之后,大赦天下、舉國同慶。封陳夫人為陳皇后、李夫人為李貴妃、三皇子朱翊鈞為秦王。承襲裕王府。四皇子朱翊晟為太子,殿居東宮。

  四皇子封為太子的消息傳出,滿朝震動。各地的奏折,上書如雪花傳來。內容大抵相同:自西周春秋,禮樂教化。代代王朝,無大奸邪,莫不以長子為儲。然圣上登基伊始,即廢長立幼。三皇子雖無高才,但文武皆修,識書通禮,未有大惡。何故立未滿月許,襁褓嬰兒為太子?望圣上明鑒,否之,朝野動蕩,百姓不平!

  隆慶帝毅然決然的下詔書,昭告天下:封四皇子為太子,是太上皇的旨意。諸位不必再上書。此事,朕已同太上皇同定,無異議!

  如此,各地的上書這才啞火兒,但是一股暗流卻在暗中涌動。一場圍繞著皇儲歸屬的陰謀悄悄蔓延…………

  京都一座偏僻的宅院之中,兵部侍郎李中庭與一年輕婦人小聲交談著。

  “彩鳳,陛下做的實在有些過了!鈞兒是長子,他竟然廢長立幼,全不顧朝堂諸位大臣的反對,反而下詔昭告天下,說是太上皇的旨意!簡直是欺辱我李家無人!”李中庭沉聲說道,雙目陰鷙,十分不善。

  原來坐在他對面的婦人就是新冊封的李貴妃,本名李彩鳳的李夫人!只見李貴妃聽完后,拿起手帕,不斷抽泣。十分悲痛:“表哥,你不知道,陛下一直喜歡陳淑賢那個賤人,如今封她為皇后,她那賤種自然就是太子了!嗚嗚,可憐我的鈞兒,他可是長子啊,雖說是貪玩了點,但是從未有過大錯,陛下竟然狠心封他坐王,還是秦王!這不是惡心我們娘倆兒嗎?”

  李中庭拿起茶碗,一口喝盡。憤憤的說道:“陳家的勢力如今是更大了,以后我李家很難有立足之地啊!不行,這個太子,不能活著,無論如何鈞兒都要當太子,以后登上帝位!這大明的江山早晚有一天都是我李家的!”李貴妃也是咬牙切齒,憤恨不已:“都怪當初那個劉婆,辦事不利,我對她吩咐過,只要她殺了皇子,就賞給她黃金百兩!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她竟然失手了!要不然,哪來這么多后事?“

  李中庭哼了一聲:”讓她殺了皇子,你還給她什么錢!直接殺人滅口啊。萬一被抓,招出來,你我豈非是惹禍上身。“李貴妃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狠厲的說:”那是自然,事成之后,留不得她。黃金百兩,燒給她而已!“李中庭這才點了點頭,隨即又嘆息了一聲:”唉,可惜,當初你沒能殺死那小畜生!“

  李夫人略帶不安的說道:”聽說那朱翊晟是陰陽家的圣人,轉世之身!有大氣運,人力不可殺之“李中庭嗤之以鼻,不屑的說:”放屁,還陰陽家的圣人,我呸。編也編的不靠譜一點兒,陰陽家可是兩千年前先秦時代的百家之一,他們家的圣人與孔子、老子可是號稱天、地、人三圣的天道至圣!那樣的人物早就死了兩千年了!不死也升仙了!還轉世!就特么扯淡!蒙騙無知小兒還可以,這話你也信?“

  李貴妃拍了拍胸脯,擔憂的說:”我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傳言傳的神呼其神。陳淑賢生產那天,京都是大雨連綿、風雷交加。王府的下人許多都看到了一道金光射進了淑良殿!“李中庭更是不信,鄙夷的說道:”這么低劣的手段,彩鳳你都看不出來?那看到金光的不都是淑良殿的人!陳淑賢為了自己的孩子可真是煞費苦心、用盡心機啊!“

  李貴妃蹙眉,悠忽間恍然大悟:”表哥說的不錯!那看到金光的都是淑良殿的下人!那個賤人真是好算計!這招都能想出來,早知道鈞兒出生時,我也這般不就好了!“李中庭鄙夷不已:”行了,騙騙幼齒小兒還行,在朝為官的,都讀過孔夫子的書本兒,有幾個腦子蠢!如今之計,還是想想怎么除掉朱翊晟那個小雜種再說!“

  李夫人鄭重點頭,沉聲說道:”哥哥說的不錯,那小雜種必須除掉!還有那陳淑賢賤人,她也必須死!“李中庭搖了搖頭,緩緩說道:”婦人之見!陳淑賢為當朝皇后,想殺她哪有那么容易?四皇子尚在襁褓,可是太子!只要把他除掉,鈞兒就是太子!,以后等他繼承大統,你不就是穩穩的太后!到那時候想如何不行?“李貴妃面容扭曲,恨恨的說:”讓那賤人多活一會兒,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這些年在她手下受的罪全討回來!“

  李中庭撫了撫短須,輕聲說:”這就對了,彩鳳,你要記住,小不忍則亂大謀,現下,最重要的是除掉朱翊晟!讓鈞兒上位太子,你好好琢磨琢磨,有什么辦法能讓他從東宮出來!“李夫人皺眉,靜靜的思考了一會兒,忽然抬頭十分激動:“有了!再過三天就是皇上母后-杜康妃的祭日,今天回去,我就和皇上說。奏請皇上帶太子一起回裕王府為杜康妃祭祀,到那時你從兵部抽調一批信得過的將士,組成死士,潛入王府,殺了那小雜種!”

  李中庭拍腿大笑,忽覺想至,萬一隔墻有耳如何是好,連忙低聲:“彩鳳此計甚妙!哼,到那天我聯合幾名朝中大臣一起上書,務必讓皇上帶著太子一起前往王府,到了晚上!哼哼哼,殺了他!神不知鬼不覺。”李貴妃連忙補充說:“哥哥可現在安排死士來王府,反正如今是鈞兒的秦王府,你先安排進來熟悉環境,埋伏在側殿。到了夜晚戌時,我再設法引開那賤人。你就讓他們進淑良殿!殺了那小雜種!”李中庭心下暗喜:“此計甚妙,彩鳳果然聰慧,女中諸葛!我即刻吩咐下去讓他們進入王府,你也去安排下側殿、淑良殿四周的崗哨、暗哨、地形布防圖,確保萬無一失!”

  李貴妃重重點頭,雙拳攢緊。陰沉的說:“這一次,便宜你了,陳淑賢!先殺你兒子,以后我再好好地折磨你!”李中庭起身,拍了拍袖子。貼上前去,附耳小聲:“好了,彩鳳,此地不宜久留,你我分頭行事!當天以煙花為號,一聲響,你放,引開陳淑賢。二聲響,我放,入殿殺人。三聲響,我放,殺完撤退。”李貴妃雙目陰狠,咬了咬牙,小聲說:“明白”起身披上袍子,戴上斗笠,出門而去。一會兒,李中庭才穿上粗布衣服,頭戴氈帽,衣衫佝僂的出了庭院。

  京都——紫禁城之中的東宮,陳皇后抱著太子朱翊晟搖著,面色開心,柔聲說:“我們的晟兒是太子了呢,晟兒高不高興呀?嗯?父皇封你做太子咯。呵呵”襁褓之中的太子,眨巴了兩下眼睛,十分懵懂。小手拿起揮了揮。陳夫人看到一笑,慈愛的說:“晟兒真乖,不哭也不鬧,是不是當上太子你也開心呀,呵呵呵。”一旁的狐無月看到后,走到陳皇后腳下咬了咬她衣角:“嘰嘰嘰嘰嘰嘰(寶寶也要抱抱)”陳皇后莞爾一笑,開心的說:“小月,怎么了?你也想抱抱晟兒嗎?”狐無月無奈了,翻了翻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兩只前爪抱肩。小嘴翹起來。頭扭在一邊。狐語道好似在說,“寶寶不開心、寶寶心里苦、美人聽不懂、還讓抱孩子!”

  陳夫人看到這么小女孩耍脾氣的樣子,笑的更是開心:“好好好,喏,給你抱抱。”說完慢慢地彎下身子,把孩子輕輕的放在狐無月的胸前。狐無月更是無奈,只能伸爪接過,抱怨的叫:“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都是寶寶,差別這么大!)低頭看了看朱翊晟,太子的小臉立馬笑了。還不斷的伸手摸著狐無月柔順的毛發。狐無月惡狠狠的叫:”嘰嘰。(這么小就會摸女孩子,長大一定是個大色狼!花心大蘿卜!哼)“我們的太子殿下繼續摸著,一臉笑嘻嘻。陳皇后看著小月抱著晟兒那可愛的模樣,不禁掩嘴輕笑。心中極為開心,愛意滿滿。

  然而他們不知,一場圍繞爭奪儲君太子之位,布下的無形黑手正在悄悄展開!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分分时时彩 湖南转转麻将可以吃吗 合彩平特肖怎么杀一肖 连码是哪些数字 有15万存款怎么理财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 今晚平特三连肖三中三 广东推倒胡麻将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号 湖北体选30选 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 手机版免费版四人麻将 急速赛车技巧 宁夏11选5开奖 股票大数据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