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八章:大明裕王府

第八章:大明裕王府

  嘉靖四十五年九月九日,天降大雨,連綿三日不絕。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夜晚。。

  京都,一座金碧輝煌,氣勢雄偉的王府。府周長三里三百零九步五分。城高二丈九尺,下寬六丈,上寬二丈。東西闊一百五十丈二寸二分,南北長一百九十七丈二寸五分。四周圍繞高大的城垣和四個城門,城樓上覆以青色琉璃瓦,大門飾以丹漆金涂銅釘,王府四城的正門,南曰端禮,北曰廣智,東曰體仁,西曰遵義。進入城中有基高六尺九寸三組正殿,依次是承運殿、圜殿和存心殿。朱元璋反復告誡親王們能睹名思義,承擔起藩屏帝室的任務。前殿承運殿最高大,闊達十一間,是整個王府建筑的主體。緊接著是圜殿和存心殿,各闊九間。整個格局與紫禁城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很相似,是谷望舉行慶典和行使權力的場所。所有宮殿都是窠拱攢頂,中畫蟠螭,飾以金邊,畫八吉祥花。殿中的座位用紅漆金蟠螭,掛帳用紅銷金蟠螭,座后壁則用畫蟠螭彩云。

  正門、前后殿、四門城樓,飾以青綠點金。殿門廡及城門樓皆覆以青色琉璃瓦。親王宮得飾朱紅、大青、綠,其他居室止飾丹碧。

  承運殿兩廡為是左右二殿。自存心、承運,周回兩廡至承運門,為屋百三十八間。殿后為前、中、后三宮,各九間。宮門兩廂等室九十九間。凡為宮殿室屋八百間有奇。廊房飾以青黛。此外還有頂門樓、庭、廂、廚、庫、米倉等共數十間。社稷、山川壇位于王城內的西南,宗廟位于東南。這就是當今嘉靖皇帝的第三子,裕王朱載垕的府邸-裕王府。

  現今,一名儀表堂堂,風流倜儻的青衣男子在圜殿:“淑良殿”前殿,急的團團轉,只見他,高鼻、細眼,平眉、薄唇。兩撇八字胡。頭戴翼善冠,身著青衣王袍上紋樣五章、龍在兩肩,山在背。腰纏朱色鑲玉帶、足蹬黑色蟒靴。

  “李太醫,淑賢,會不會有事,從巳時生產到現在,這都酉時二刻了!”裕王面色焦急,擔憂的問向一旁的太醫。

  李太醫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這要是難產,自己也沒好果子吃啊,母子平安,幾百兩銀子,母子出點事,自己這飯碗丟了是定的,王爺要是火氣大,小命可就沒了!當下連忙說道:“啟稟王爺,這女子生產短則兩個時辰,長則至多,兩天之久!陳夫人生產約莫五個時辰,實屬正常,正常”李太醫躬身說道。內心安慰自己:再怎么樣,也只是個夫人,出點事,降罪于我,也不至死吧。李太醫內心忐忑不已。

  趁這時我們簡單介紹下我們的裕王爺-朱載垕。明世宗、嘉靖帝的第三子。

  兄弟-長子:朱載基,出生兩個月去世。追封謚號哀沖太子,葬西山。次子:朱載壡嘉靖十五年出生,嘉靖十八年立為太子,嘉靖三十一年去世,年十七歲,追封謚號莊敬太子,葬西山。四子朱載圳與明穆宗朱載垕同歲,僅小一月,母靖妃盧氏。嘉靖十八年被封景王,嘉靖四十四年正月死于德安(湖北安陸)王府,無子撤藩,謚恭。由此可見,若無意外,沒人造反,自己不暴斃,我們的裕王爺是妥妥的下一任皇帝。只是嘉靖帝由于大兒子、二兒子的逝去極為悲痛,篤定“二龍不相見”再加之對老三也不是太過喜愛,于是乎我們的裕王爺在裕王府十三年,一直未被封為太子。接下來介紹一下裕王爺的妻室,畢竟是要當皇帝的人嘛,老婆們也要一一亮個相。

  妻妾-

  李氏:裕王妃,結發妻。已逝。

  陳氏:裕王繼妃,無子。

  李氏:夫人。陳氏:夫人。

  兒子-

  長子:朱翊釴,五歲殤。

  次子朱翊鈴:未滿周歲殤。

  三子朱翊鈞:母李夫人。

  而這淑良殿就是陳夫人-陳淑賢的殿居了,陳夫人賢良淑德,知書達理,甚得裕王爺的寵愛,在這殿內生產的正是陳夫人,也是裕王朱載垕的第四個子女。

  忽然一道驚雷!轟隆隆,九道金光照的宮殿四周如同白晝,四下所有人都驚呆了,侍衛、侍女、太醫紛紛跪倒在地,高呼:“天降異象、圣光普照!”裕王爺不愧是當朝親王,只是一驚,卻并未慌亂。轉過頭,繼續看著淑良居房門。心想:本王什么陣仗沒經歷,不就是流星,霹靂如此之類。這算什么,就是九天玉皇大帝下凡,本王也置之不理!正這時,一個身穿黑衣道袍的道士大驚,喊了一句:“九龍托蓮!圣子降世!”雙目灼灼,神情無比激動。哈哈大笑,又蹦又跳,神神叨叨,好似下一刻死去也知足一般。裕王回身詫異的望了望清泉道長,暗想:這牛鼻子是魔怔了嗎?不就是一道霹靂閃電嗎?至于如此夸張?這不知道的還以為真是玉皇大帝下凡了!

  轉念一想:不對呀,這清泉老道一向是沉默寡言,舉止也是從容有度,今個兒這是怎么了,莫非那一道雷劈著他了?疑惑的皺了皺眉,仔細看著老道士又蹦又跳。

  心道:“莫不是真讓雷給劈了吧!哎喲呵,老頭,好高深的道法修為!雷都劈不死你,你丫這是要渡雷劫成仙的節奏啊!

  裕王內心腹誹不已,宣泄著內心的焦慮。清泉老道三步并作兩步跑到裕王身前站定躬身。“王爺,陳夫人所生必是男子!此子九龍托蓮,正合我陰陽家記載,陰陽圣者轉世之象,將來必為這天下的主宰!”清泉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行禮的雙手不停顫抖。

  裕王被他說得糊涂了,愣了半響,“大仙,呃………不,清泉道長所言,未免太過聳人聽聞,依本王看,不過一道霹靂閃電而已,何至于如此驚世駭俗。我聽聞陰陽家的圣人可是前秦時代的人,與儒家孔圣人、道家天尊老子可是同時代的人物,道長如此說,豈不是意為圣人活了兩千載歲月,哈哈,道長真會說笑。“

  裕王略帶不屑,心想:劈傻了吧你。清泉無奈,欲言又止:”請王爺屏蔽左右“清泉沉聲說道。

  裕王心想:牛鼻子勾起了本王的好奇心,我就靜靜的看你怎么吹!。給淑賢接生的穩婆、女醫都在房內,這屋外跪了一地哭天抹淚的可別驚擾了淑賢生產,留他們在此亦是無用。

  于是淡淡的說:”你們都下去吧“守衛的甲士、侍女、太醫盡皆紛紛告退。清泉上前一步,挨著裕王爺,低頭小聲說道:”王爺,我教陰陽經-密篇曾有記載,始皇之時,熒惑守心,天降隕石,異人方士、兩千有余、匯天下精、以天石華、蓬瀛之火、凝丹煉藥、九九歸一、丹成長生、天道三極“裕王聽得云里霧里,感覺是很了不得的樣子,好奇的問:”何解?“清泉四下望了望,再次低頭小聲說道:”意為:秦始皇時候,火星熒熒似火,隕石從天而降,方士異人兩千多,匯聚天下珍惜藥材,用天石的精華,蓬萊瀛洲仙島的地火,煉制九九八十一天,煉成-長生藥,天道有三極,天地人,故丹不過三粒。“

  裕王面帶驚色,從野史記載是有煉過長生藥,徐福還帶著童男童女去東渡求藥呢。原來只是為了去帶地火。”然后呢?“清泉頓了頓,說:”密篇最后有載,上書:吾以上古煉方,遍及天下,煉此長生之丹,時至今日方才明了,肉身腐朽,人道法則、然靈魂得法,可精神永存!長生之藥,固化靈魂,魂力生生不息。可令服食之人輪回轉世人道,不受輪回罡風,幽冥鬼火之傷。然,天道有常,日月有壽,此藥藥效至多兩千四百八十八載。“

  裕王聽完,好奇的問了句:”從那時始,兩千四百八十八年是何年?“清泉頓了頓,微閉雙目,掐指細算。一會兒,睜開雙眼輕聲說:”現年嘉靖四十五年,從先秦之時算的話,當是后世四百四十六年之后,就是兩千四百八十八載。“

  裕王沉思不語,盞茶功夫兒,開口說道:”你是說淑賢要生的就是你們陰陽家的圣人,圣子轉世之身?“清泉肅然點頭,凝重說:”九龍托蓮,不會有假,師兄清虛曾推算,這一代的圣子將會降生于京都,于是,三年前,派我趕往京都,迎接圣子降生。適逢王爺家做法事,承蒙王爺收留就住了下來,現今想想,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無極元尊!“清泉念了一聲道號。

  裕王面色一正,肅然說道:”能得道長相助,是本王之福,三年前,為我母妃大人做的法事,本王,萬分感激。況且這三年來,道長居于所立道院,一向深居簡出,閉關悟道。本王多次打擾,向道長請教朝局。道長賢才,上通天文,下曉地理,文治武功,詩詞歌賦,政堂兵法,無一不精。本王佩服至極“說完,雙手抱禮,抬至胸前,略微躬身。

  清泉急忙上前托住王爺雙手,緩緩而言:”您貴為一國儲君親王,萬不可向貧道行禮,貧道無品無職,當不得啊!“

  ”我敬重道長之才,不在于官職大小、高低貴賤。“裕王真情的說。

  ”您如今不旦是儲君親王,更是我教圣子人父,這禮,王爺,萬萬不可給貧道“清泉極為堅持。”如此也罷,道長,那這圣子可是我子?“裕王心想:我就想養個兒子,可不想養個祖宗。”

  王爺寬心,圣子隨著靈魂的壯大,才會慢慢覺醒,您永遠是他父王。“清泉摸了一把長長的胡子,微笑著說。裕王心下稍定。清泉一時高興,沒注意,右手薅下了幾根八寸長的胡子。

  裕王眼睛瞪直了:牛鼻子身無長物,這一把胡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啊!當下也不點破,免得清泉傷心,只是面色古怪。

  清泉看到王爺神色古怪,只當他是一時接受不了,右手又撫了一把胡子,”王爺不必擔心,圣子靈魂壯大,需博覽群書,人身需食五谷,而書籍古典則是精神食糧。學富五車,詩詞八股,樣樣通之。這覺醒時間,最快也要二十載春秋。到時你們這么多年相處,父子感情深厚,況且我教圣子歷來尊老愛幼,守禮法,敬長輩、好讀書、不貪玩、您大可放心!“

  八寸長的胡子又薅掉幾根,裕王驚愕:”你們陰陽家的圣賢是個怎樣的人?“裕王輕吸一口氣,緩緩言道。

  轉移話題,可別讓清泉看到地上的胡子。清泉撫須的右手放下,捏了一個道印,面色莊重:“陰陽經開篇有載:

  學于古所圖箕入秦十載度而百家書踏盡萬里路聞聽仲尼說流塞問于學識得老子名走馬奔南山明察塵世要胸成陰陽論百家爭相鳴七國欲稱雄遂業大社宮勵政先秦王前堂斯主刑幕中元為謀治民整軍事奠定大秦天后佞言思之貶嫡昌箕城川西冶兵俑都京筑長城始下修龍墓蓋定華中族扶亥傀坐王真龍不在堂執墨游人世何言道無為天道陰陽在浩蕩塵世間大贏秦世功千秋萬世主。“

  說完清泉雙手抱禮,向著東方,遙遙一拜。無盡的崇敬,敬仰之意油然而生,那是他們陰陽家每一個學士的信仰!

  “令祖師真是曠古人杰,功開七國,功成而弗居,抵得住權利的誘惑。本王不及。”裕王也是心馳神往。

  “祖師上書始皇陛下,焚盡萬書,所有與之相關的書籍盡數銷毀,只留小部分掌握于自己與幾名弟子手中。”清泉面有不忿之色。“這又是為何呢?”裕王好奇的問。“因為始皇帝橫掃六國,千秋一統,祖師輔助良多,平定天下之后,深深的忌憚祖師的謀略、才情。更害怕陰陽家的書籍流傳后世,再出現第二個他,萬一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推翻自己后世的統治可怎么辦?他自封始皇帝,后代子孫二世、三世、四世直至千秋萬世傳承下去,這個險他冒不得。史篇有載,始皇陛下通傳陰陽家家主議事,始皇帝曰:”陰陽之術,帝王之術,民不可傳。“子對曰:”陰陽之經,非道德經,道德之經、教化萬民、順應天命、無為而治。陰陽之經,萬法兩極、相生相克、物極必反“”善,言之有禮“子曰:”請帝焚書、以塞視聽,尊道抑儒、天下太平。“始皇含笑曰:”善“

  這個典故出自祖師與始皇帝的一段對話,才有了后世史家所記載的焚書坑儒。無極元尊“清泉捏道印,說了聲道號。裕王這才了然,知道這陰陽家的書都是禁書,占卜,推算,陣法、兵法不外如是,如三國:陰陽家-諸葛亮,所著作的《八陣圖》。唐代,陰陽家-袁天罡與李淳風著作的《推背圖》。朝廷一直列為禁書,不予民間流通。

  ”王爺,貧道還要修書一封寄給師兄,先行告退了。“清泉雙手抱禮,急切的說。”自當如此,道長請便。“裕王點頭,回了一禮。清泉說完,撩起道袍長擺,急匆匆的一路小跑往自己的道院奔去。裕王目送了一會兒,回神看向”淑良殿“內殿,不知想些什么,只聽細微的呢喃之聲傳來---”淑賢,可定要母子平安。“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诃南福彩22选5彩民论坛 湖北十一选五分布图 公募基金投资资产支持证券 手机大庆麻将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公告 万得炒股app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 旧版永利皇宫app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 多乐棋牌?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体彩黑龙江6+1 香港特选四肖中特 内蒙快三所有可能出的好 熊猫棋牌通用辅助器下载 天天捕鱼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