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五章:孟婆那碗湯

第五章:孟婆那碗湯

  修羅降下云頭,神色淡然,緩緩伸出左手收了佩劍,徐徐向著奈何橋尾的輪回司走去。身后的唐舉人默默地低頭跟著,也不知想些什么。

  從兩位身穿黑色冥衣的守衛中間經過,兩名守衛連忙躬身低頭,唐舉人在后面看著,心想,這女仙在天上定也是極厲害的!

  離得遠了,趕緊跟上。從守衛中間經過,守衛立刻抬頭,挺直腰桿,一臉的洞。我滴乖乖,嚇死寶寶了!唐舉人嚇出一身冷汗,顧不得擦,連忙狂奔大喊:“菩薩,您等等我,這里好黑,小生好怕怕!”

  修羅聞聲不語,頭也沒回,腳步未停。前面孟婆與一個白臉書生模樣的鬼吏躬身站定,鬼吏頭戴白布高帽、身穿黑色長衫、腳蹬。好吧飄著呢

  未到近前,“臣,閻羅座下首席判官崔府君下轄主簿:于秦”“臣,驅忘臺、輪回司司主,孟姜”“吾等,參見修羅王大人”雙雙躬身行禮。

  這于秦便是崔府君手下的主簿,生前曾是漢代一名御史大夫。為人剛正不阿,多次上書彈劾貪官惡厲,最后被奸人所害,尸骨無存。閻王欣賞他的為人,更為他的死因不平,命手下鬼王直接把迫害他的幾個小人魂魄勾到了地府,打入了十七層地獄,永世受萬鬼噬心之苦。于秦感念閻羅此舉,更覺其為人正直,惺惺相惜,投身麾下,屬首席判官崔府君下轄,與李賀李判官為閻王內臣親信,世稱:“于謀李判”

  孟姜就是孟婆的本名,孟姜女因昔日哭倒長城之后,眼見長城之下尸骸無數,再也找不到丈夫的尸骨。為了能忘記這些痛苦萬分的記憶,就熬制了能使人忘記記憶的孟婆湯。后來上天念她思夫之情感天動地,就免了她的輪回之苦。讓她在奈何橋畔,輪回司熬制孟婆湯,讓參與輪回的陰魂們忘記前世的一切。

  “人,帶回來了,辦好手續,送他上路吧。”修羅負手身后,淡淡的說道。并沒有因為叫破身份,有一絲波動。

  “謹遵,法旨。”雙雙應是,于秦拿起案桌旁的大書:“往生薄”。頭也不抬的說道:“姓甚名誰”四下無聲,

  修羅背負雙手,閉目養神。孟姜拄著拐杖的手敲了敲地面,唐舉人魂游天外。。

  “姓甚名誰”于秦運足功力,朝著唐舉人大聲喝道。

  “啊,啊,我啊,小生唐峰,大唐的糖,山峰的峰。”

  “何方人士?”于秦面無表情

  “蜀中唐門人士”唐書生怯怯

  “生辰年月”于秦一頁頁翻著。

  “嘉靖六年六月初六”唐書生為自己生日沾沾自喜。六六六

  “死的這么早,急著投胎?”于秦難得有了絲異樣。

  唐書生哭喪著臉:“能活,誰想死啊!”想到了家中妻子、母親更是傷心

  于秦沒有接話,默默的查閱他的生前所行。一會兒,合上書

  “唐峰、蜀中唐家長子。嘉靖六年六月六生、嘉靖二十五年九月卒,享年一十九歲。生前并無惡事,于母者孝、妻子者愛、兄長者敬、弟妹者慈、飽讀詩書,一十六歲中舉,一十八歲已是狀元之才。”

  于秦面無表情的臉上有了暖意,“不錯、不錯”

  “哪里、哪里”唐書生雖然口上謙虛,那臉色確是得意至極。

  “哼,要不是,太過張揚,不懂收斂,你也不會死!”于秦轉而臉色一黑。

  唐舉人面帶疑惑之色:“大人,您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于秦輕吸一口氣,緩緩說道:“你可還記得一人,江凌風?”

  唐書生一驚,“他?我們為同科舉子”

  “可還記得與他交談過什么?”于秦很平靜

  唐書生想了一陣,緩緩說道:“我曾對他說,來年會試,我定是當朝榜首狀元!”

  “哼,當年你意氣風發,夸下此海口,可不知正是此言遭妒,那瓦崗山的山賊便是江凌風花錢買通,埋伏于那,就為殺你,奪了你那狀元之位。”于秦淡淡說道。

  “這,這,這,我待江兄,一直親如兄弟,他為何如此待我!”唐書生雙目通紅,雙手緊緊攥住握拳。

  于秦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默然不語。

  ”敢問大人,當朝狀元可是他?“唐書生咬牙說道。

  于秦搖了搖頭,”非也,是江陵書香門第,張居正。“

  “張江陵!是他,哈哈,不錯了,張兄之才我萬莫能及,哈哈,報應啊,江凌風,你機關算計,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哈哈哈。。”唐書生哈哈大笑,形態癲狂。

  ”好了,生前品鑒畢,許你入輪回道,再世為人,然生前張狂傲氣,不懂收斂,下一世為女子,好好學學女則吧!“

  于秦起身,雙手作揖,恭聲詢問道:”修羅大人,可有異議?“

  修羅閉眼不睜,微微點頭。心下暗想,活該你眼神不好,本王男兒身,竟敢說本王是女仙!

  ”如此,孟姜大人,拿一碗迷魂湯,洗去前塵記憶,就上路吧“孟婆右手拄著拐杖敲了敲,暗想、怎么不是畜生。

  不過修羅大人都沒說什么,老身還是別多話,慢慢朝著唐書生走過去。左手張開手掌,一個白玉小碗出現手中,碗中盛著滿滿綠色的湯汁。

  ”萬水千山總是情,讓當男的行不行?“唐書生后退兩步,雙手捂胸,鼻頭一酸怯怯的問。

  “千山萬水都是愛,讓你女子也是愛!”孟婆聽得俏皮話兒,難得老臉微笑,打趣著回道。

  唐書生苦著臉,無話可說。孟婆走到唐書生面前:“張嘴”

  唐書生頭搖的如同撥浪鼓,孟婆輕輕的說:“定”

  唐書生立馬定住,如中魔咒。

  ”張嘴“唐書生無聲,緩緩張開了嘴。孟婆上前一碗灌了進去,左手虛握,白玉碗消失。

  ”來人,帶下去,入輪回域-人道-女。“孟婆含笑。兩名陰司上前駕著雙目呆滯的唐書生去往輪回……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哪里可以买 捕鱼赌博赢钱技巧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 快乐10分 大圣捕鱼单机版游戏 麻将来了 广西快三平台哪个好 豪利棋牌每天送9金币 能买辽宁十一选五app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下载 博彩网站评级 福州麻将单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