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三章:奈何橋奈何

第三章:奈何橋奈何

  “落攆”龍攆之上的圣帝緩緩睜開微閉的雙目,輕聲說道。凰泉大將軍轉身單膝跪禮恭敬問道:“陛下有何吩咐?”龍攆之上的圣帝捋了捋長鬢三尺,淡淡的說道:“就到此處吧。”凰泉大將軍抬頭遙望著龍攆金簾幔之內的圣帝陛下,疑惑的問道:“陛下,離奈何橋還有三百里。”簾幔之內的圣帝輕啟朱唇,平靜不含一絲波動的道:“朕知道,所以、落攆,接下來的輪回路由朕一人走下去”凰泉大將軍急忙說道:“這怎生使得!陛下是大秦十六世圣帝,是圣界至尊。吾等圣界百億子民司命。您一人走下去,凰泉實在放心不得!”

  龍攆金簾幔之內的圣帝陛下略皺下細眉,似乎是在思考,走一段路和圣界的百億子民又有何牽扯之處?輕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搖了搖臻首,平淡說道:“接下來的路,朕想一個人走下來。有勞凰泉將軍一路護送,圣界九宗十二殿還有公務需要將軍處理,將軍回去吧。”

  凰泉將軍急忙跪行至攆車之下,極為激動的喊道:“陛下萬萬使不得,您的龍體安危牽扯著圣界百億子民,陛下可不能如此!”

  圣帝微閉雙目,不帶一絲感情的緩緩說道“朕如何征得大帝之位?”凰泉大將軍蹙著劍眉,面帶疑惑。問道:“陛下一百五十億年前,宇宙初生之時修鴻蒙天道,證道大羅金仙巔峰。輪回六道七界。公元前五百年,降生人界至今已有兩千年有余。”

  圣帝緩緩睜開雙目:“朕不是問你,這些陳腐之事。而是問你朕如何證道鴻蒙,成就帝位?”凰泉將軍不覺額頭留下冷汗,顫巍巍的說道:“微臣愚鈍”

  “拋卻其之六界不論,單是人界。朕服食長生藥。輪回至今兩千哉。行軍作戰,馳騁沙場。單朕一人殺敵四千四百萬人有余。這六道七界又有誰能傷的了朕!”

  凰泉將軍冷汗涔涔而下,急忙說道:“微臣惶恐,陛下贖罪!”

  龍攆之內的圣帝,緩緩起身,走出了攆車的內堂,幾名侍女拉開金簾幔。圣帝居高臨下,平靜如同一汪清水的眼神,注視著凰泉將軍,約莫盞茶功夫兒,緩緩說道:“凰泉將軍何罪之有?平身吧,你也是為朕的安危著想。”

  凰泉將軍急忙雙膝跪地,額頭深深的抵在地上,大聲說道:“微臣不敢!”

  圣帝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朕并沒有怪罪將軍之意,凰泉將軍平身。圣界國事繁忙,諸多要事還要仰仗將軍,倒是朕這個不負責任的帝尊輪回人世,給諸位將軍添了不少麻煩”凰泉將軍面容一肅,沉聲說道:“陛下怎可如此說,您為圣界的人民,甘愿舍去帝位,輪回人世,只為圣界的繁榮昌盛。吾等圣界百億人民又有哪一個不感懷涕零。請您萬萬不可再如此說,折煞微臣。“

  “罷了,時辰不多,諸位回圣界域峰駐守吧,這是諭令!朕先行一步。”說完,不待諸將應承,化出九圣龍本體,飛向遠方。

  如同圣光極速,瞬息之間,四下無人,收了本體,九圣龍交錯盤繞九宮,化為一朵九色九瓣的玉圣蓮心,漸漸的蓮花盛開,化為人形。圣帝雙腿蓮花盤坐,雙手結蓮花印,緩緩睜開雙目。收了九龍帝氣,如同凡人一般。沉思了一陣兒,心道:“證道圣帝帝名—于喬圣羽。未免神籍圣格被人污垢,以后還是用阿修羅族的本名—修羅吧。”念罷,抬眼望去,前方一片荒涼草原,枯黃沒有半分綠色草地、隨處可見的血坑。

  幾顆枯的沒有一塊樹皮、一葉樹葉的枯樹。枯樹上立著四只全身漆黑的烏鴉,血紅的雙目,烏黑的掾,尖銳的利爪。”呱呱呱“平添了此地三分不詳。

  正這時、兩名身穿黑色斗笠、手執黑烏鐵鏈的陰司鬼吏壓著一個渾身是血的惡鬼,時不時地還拿噬魂釘子扎上一下。從身邊經過,向奈何橋緩緩走去,料想是刑滿釋放,可入輪回。不過八成也是畜生道,生前作惡,死后千刀萬剮、萬鬼噬心、油鍋炸煮。即便輪回,也是投胎做一畜生。當是應了那句話,善惡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盡皆來報。

  略一停頓,已是到了奈何橋邊,橋上走著寥寥數人,忽然橋頭傳來一聲大喊:“我不喝!”原來是一書生模樣的陰魂,執念未了,不愿喝那孟婆湯。修羅微微皺眉,心想:朕不愿搞特殊,親至這奈何橋辦手續、排隊趕赴輪回,讓這后生在那鬧,誤了朕的輪回之機、可如何是好?罷了,只當是行善,幫他一把。”

  此時,書生身邊的兩位陰司正鉗制著他,欲要強灌那孟婆湯,書生竭力掙扎,然而那碗湯已是送到了嘴邊,書生眼含熱淚,大聲呼喊:“不要、不要。我不要喝!”“二位且慢動手。“修羅輕吸一口氣,鼓動丹田,朗聲說道。聲音竟然從奈何橋頭直達奈何橋尾!所有人盡是聽的清清楚楚,如同耳語。要知這奈何橋首尾長達四十四里,這一聲雖不大,但卻是從橋頭傳到了橋尾。兩位陰司懵了、孟婆懵了、樹上的烏鴉都不叫了。

  眾鬼仙陰魂皆心想道,這是哪位上仙,大駕怎么光臨這兒?孟婆端湯的手也不自覺抖了抖,急忙把碗放回桌上。

  修羅負手身后,面容平淡,邁步徐徐向橋尾走去,前方排隊人趕緊讓橋兩旁,動作整齊劃一,如同接受檢閱的士兵,就是那惡鬼厲魄此刻也是老老實實,此等奸人,最是欺軟怕硬,聽那一嗓子,多半是哪位大仙,萬萬惹不起,沖撞了上仙,一個念頭讓你魂飛魄散了,連畜生都沒得做,到那時候哭都沒地兒哭去。

  瞬息之間就到了橋尾,所有陰司都跪下了,那書生嚇傻了,杵在那一動不動。那孟婆倒是頗為淡定,只是長身而立,微微低頭。也對,大仙嘛,一步四十四里也說得過去,這是沒翻跟頭,要是翻跟頭就到西天了!

  修羅止步站定,平淡說道:”諸位請起,我也不過一輪回客,受不得諸位如此大禮。“有一名陰司實在,聽這話,立馬蹦起來,一旁同值的陰司趕緊把他摁地上,小聲說道:”你不要命了!讓你起來、你就起來。“實在人一聽恍然大悟,自己這不嚇懵了嗎,大仙說一句客氣話,這要是起來,萬一吹口氣自己可就魂飛魄散,死了就夠可憐,在那樣兒,連可憐都沒人可憐!

  修羅皺眉,暗想這人死了之后,耳朵都不好?非要自己用一絲功力,吐氣開聲才聽得見?撇了眼身邊一個陰司全身抖的如同篩糠,當即明了。原來是嚇得不敢起身。罷了,就費點功夫吧。于是抽出身后左手,向前虛抬。

  朱唇輕啟(別問為什么一直用朱唇,我實在想不到別的詞!)吐氣出聲:”起“一股莫大法力充斥全場,所有人都不自覺的飄了起來,飄離地面兩寸有余,這股反重力才消失,眾人心下了然,這是真不用跪了。正當這時、只見剛才第一個蹦出來的實在人,”撲通“一聲又跪下了!實在人真是實在人!不,應該叫實在鬼。一旁同值的陰司手捂額頭,心想;豬隊友啊,豬隊友,剛才讓你跪,是怕沖撞了上仙,人家上仙讓你起來,你又跪下,這不是不給面子?這怎么死都不明白事兒呢!。

  明天就和主簿求求情,無論如何都要和這傻缺調開,要不然早晚讓他連累死!。怕殃及池魚,禍及己身。于是乎,連忙上前把實在鬼扶起來,大聲說道:”他有關節炎,重度、晚期、是癌!“實在鬼一聽不樂意了:”剛才讓老子跪下,現在又讓老子起來,鬼哪有病,你是不是忘吃藥了!“同值陰司趕緊抱住實在鬼,一巴掌扇他嘴上小聲說道:“大爺,咱別說話,求求您了,您是我祖宗!成不成。”兩位活寶鬼兩邊的陰司趕緊退開四丈,留給他們基情的空間。

  修羅額頭上的青筋扯了扯,抬腳向那書生走去,走至近前,平靜說:“看你衣著,生前定是飽讀詩書,當知,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鬼有鬼道。手續都辦好了,你卻不喝孟婆湯又是為何?”

  嚇傻的書生回了神,連忙雙手作揖,行了一禮,驚魂未定的說道:“大仙,有所不知,小生冤那!”說完眼淚都要掉下。

  修羅平靜的背負雙手,緩緩說:“既是相見亦是有緣,有何冤屈,從實說來”

  書生袖子抹了一把眼淚:“小生巴蜀唐家人氏,姓唐名峰,是當朝舉人唐家長子。今年上京赴會試,哪料得途經瓦崗山,被一伙山賊搶去全部財物,殘忍殺害,隨行書童、家丁、護院三十余人,無一活口。”說到此處,不禁潸然淚下。

  修羅依然面無表情:“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然善惡終有報,前時因、今時果。你看看你身后那些惡鬼厲魄,他們就是生前作惡多端,死后得到了應有的報償。”

  書生抽泣著說:“小生的死并不怨,都怪我不聽家內諸位族人勸阻,執意夜行上山趕路,死于非命,怨不得別人,卻是害的族人受我牽連至死,小生,心中有愧。”

  “死去亦是新生的開始”

  “大仙所言有理,只是小生最牽掛,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結發妻子,嗚嗚嗚。。娘子,我不在,你可如何是好,我曾經給你許諾一生一世一雙人,現如今你我天人永隔,嗚嗚嗚。”

  修羅微微抬眼輕聲說道:“難以理解的人類感情,“罷了,即是有情人,我就幫你一把。你且隨我來”

  書生喜極而泣:“大仙能幫我!”

  “我也無法幫你太多,讓你見她最后一面,說些遺言,回來喝了湯就入輪回吧”

  書生大喜過望,連忙跪下磕頭:“多謝大仙成全,小生感激不盡,定讓我家娘子供奉大仙牌位,永奉香火!”

  修羅搖了搖頭:“舉手之勞,況我也要入輪回,仙籍神格已鎖,神位你供奉不到。”

  書生連忙大聲說:“這,這,恩公,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您。。”

  修羅揮手打斷:“不必了,”轉頭看向孟婆說道:“孟婆,我有一事相商,可否應我?”

  孟婆身體一抖,欠了欠身,暗想:“我已是天仙的修為,在此人面前,竟然提不起一絲法力,這簡直是我生平僅見,比那十殿閻羅怕是都要高出不少,難道是一方掌教、一界界主?不對啊,這樣人物怎么會來這奈何橋、輪回路呢?真是費解,算了不管這位上仙說什么,我都應了便是。心下稍定。

  ”上仙哪里話,小仙只是這奈何橋值守,哪有事得您相商,有什么事,您說吧,小仙定為您辦到,若是辦不到,秦廣王大人定為您辦到,若是辦不到,地藏大人為您辦到(扯大旗)只要您不拆了這地府,改了這輪回道,一切依您就是,自從上次大圣大鬧地府,如今耗費無數人力,物力總算是把地府修繕完畢。可再也經不起拆了!“

  所有陰司頭頂寒氣直冒,我滴個乖乖,那次幾十萬陰司鬼兵魂飛魄散,我能活下來都是造化,這位大仙不會是猴子請來的救兵,二拆地府?一個個哭喪著臉,如同死了爹娘,這又不搞土地開發,拆了沒用,還得重建啊!

  修羅嘴角微微上揚:”猴兒頑劣,我自不會如他那般胡鬧。“

  孟婆心里咯噔一下,媽呀,敢叫大圣猴兒,估計不是界主、掌教也差不了幾許,那可比猴子厲害多了,萬萬得罪不起!。

  孟婆雙手撫了撫胸,牽強一笑說道:”上仙請直言“

  心道:我的小心肝啊,大仙,您有啥事,快說吧,再拖一會,心臟病就出來了,也不知道,死了這么多年,會不會有心臟病。

  ”我帶這書生返還陽間一趟,給他了結心愿,如此也可安心上路。“修羅淡淡說道

  ”如此小事,當然可以,上仙真是慈悲為懷,別說讓他去陽間一趟,就算死而復生,上仙開口,我們也應允!“孟婆笑著說。

  ”我被那伙賊人殺害之后,就曝尸荒野,如今只怕早被山中野獸分食了“一旁書生怯怯的說

  孟婆斜了那書生一眼,憤憤說道:“隨便給你找一副新死不久的,讓你借尸還魂不行嗎?老身這個還用你教!哼,乳臭小兒。”

  “孟婆不必如此,我帶他了卻前緣即可,地府的規矩我不愿敗壞。”修羅依然平靜

  “上仙說的是,上仙通情達理,不似這愣頭青,好生無禮。孟婆拿著拐杖敲了敲地面。

  ”小生也是這個意思嘛,講道理。“書生依然怯怯的說

  孟婆瞪了書生一眼,握著拐杖的手,抓出了指印,看這情況,要不是修羅在,八成是要一拐杖敲這書生頭上,那時這書生就魂飛魄散,不用回去了。孟婆眼觀鼻、鼻觀心、內心不斷勸慰,本座一把年紀,不和這乳臭小兒、窮酸書生一般見識。

  ”好了,隨我走吧“修羅負手身后,一旁的書生連忙躬身跟隨其身后三步。

  ”上仙,現在人間正是午時,烈日當空,陽氣極盛,這時候去,是否多有不妥?“孟婆略帶擔憂說道

  ”無妨“修羅惜字如金

  孟婆一想,也對。憑這位上仙的修為,靈魂之體也如同巨龍盤踞,浩大磅礴,午時去算什么,就是九九重陽去也沒事啊!自己這不瞎操心,收了收心。看了眼修羅,依然古井無波,料想上仙并無怪罪。

  于是,默默注視著兩人從奈何橋尾緩緩走向另一邊-鬼門關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西甲硅油 排列三试机号走势图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精选四尾中特123期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北京快乐八计划 意甲冠军奖杯 信誉棋牌官网 深圳风采中奖规则 股票开户网上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彩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排名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 @百家乐在线娱乐36bol 25选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