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一章 輪回遇故人

第一章 輪回遇故人

  昏黃幽暗的大殿,燭臺微弱的燈光泛著綠色,大殿四象方位立著四根五丈高的紅油柱。莫名的陰冷充斥著大殿之中。

  大殿的中央上首位端坐著一位男子,面貌威嚴,三分似怒、五分煞氣、二分的高貴。只是這臉色卻是黑如焦炭。也不知這位黑臉大哥手捧著一本卷宗,瞇縫著眼在看些什么、卻是津津有味,時不時的左手雙指手捻胡須,頗一番怡然自得。

  這時男子微微抬眼慵懶的說道:”李賀,今日怎得如此清閑,莫非王蔣心血上涌?都擔了去?“右手旁侍立的人飄了飄身子,恭敬的應道。:”回稟大人,前些日子,正是人間朝代更替,元明征伐。至我陰司的人方顯得多了些,如今元已被明所取代,人間正是休養生息之時,我們也得休閑了“”哼,那群蠻夷之輩,不通禮數,前陣子那個什么東西,遇到本王竟然不行禮,還滿口胡言亂語,趾高氣昂之態簡直可比二十三天的傳使!本王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還當真以為我這十殿閻羅之首是個笑話。哼!”“大人,可不能如此說傳使啊,小心隔墻有耳,萬一被聽了去,回奏給玉帝陛下,少不得一頓訓斥了”“咳咳。李賀,本王方才用的是比喻修辭!蠻夷傲氣之態可比傳使,然傳使之雍容氣度風采,那些蠻子可萬莫能及”“大人所言極是“飄了飄躬了躬身。

  原來這位是十殿閻羅執掌大地獄與十六小獄的閻王殿。再看那綠光分明是鬼火!那五丈高的紅油柱,也不知是朱色紅漆,還是血。。。。那大黑虎一般的男子就是閻羅王,他身邊飄著的就是十殿閻羅崔府君麾下左首——李賀判官。

  正在這時一個身高九尺、行步極快的甲士進了大殿。看身形輪框,走路也不飄,應該是個人吧。至到近處,臉上沒有半兩肉,全身骨架伶仃作響。原來是個骷髏兵!

  骷髏走到大殿中央離那王座之上十步,單膝跪地,也不知道從哪兒個洞出的聲音“報。啟稟大人,秦廣大人座下的劉主簿和田判官引領一隊紅衣金甲將士,氣勢洶洶的朝大殿而來,如今皆在殿外等候,一位頭戴紅色翎羽盔,面罩鎏金面具的將軍命小人拿著文書,通稟說是“:故人來訪。”閻王放下手中的卷宗,略帶詫異之色。側頭問道:“李賀,除了這十殿閻羅還有誰是本王故人,既然是故人,為何又讓王蔣的人接過來?”李判官飄了飄說道:“除了這十殿閻羅,還有那十八層地獄的地藏王大人,西方神宮的哈迪斯大人,修羅血海的阿修羅帝大人。”閻羅王手托下巴思索一陣,小聲緩緩說道:“地藏大人,曾發誓,地獄不空,終不成佛。不會是他。西方的那位新納了一個妃子,正恩愛,那還得空找本王說什么閑話。血海的修羅大人現如今正在。。。。。李賀,去把文書呈上來,接給本王仔細一觀。“李賀判官連忙飄了下去,接過骷髏兵手中的文書,恭敬的雙手遞給閻王。閻羅王推開文書,逐字逐句從右至左一行行的細讀。文書左下角一個猩紅朱色大印篆文——阿修羅帝。極為刺目耀眼,仿佛無邊血海躍然沖出。趕緊合上文書,不敢直視。渾身大汗淋漓。恭恭敬敬的放于身前左側的御案。

  放下手中卷宗,似乎想起了什么,連忙起身,整理衣冠、邁步徐徐下了王座。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說道:”來人,把本王珍藏百年的極品血茶拿出三兩泡上!李判官,你親自去那冥元樹上,采下九顆冥元果“一旁的判官大驚失色”大人那極品血茶是千萬生靈的精血所制,就是二十三天的傳使來至也不過給喝了五錢,平日您都舍不得喝,只剩五兩,蟠桃宴您還要拿出二兩啊!那冥元果更是我冥界氣運神樹所凝道果,四百四十四年一開花、四百四十四年一結果,現如今也不過剩下四十四個。九顆這可是關乎我冥界氣運啊!萬萬使不得“閻羅皺眉細想了一陣:”所言有理,罷了,去采上兩顆,本王就不跟著沾光了。”李判官又飄了飄說了句:“遵命”不情不愿的飄走了。

  閻王在座下轉了兩圈一轉頭看到骷髏大哥還在那跪著,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大聲說道:“還愣著作甚,快去把人請進來!”骷髏兵起身抱拳:“領命”轉身出了大殿。望著骷髏兵的背影,閻王心里惡意想到,臉上要是有點肉多好,不就能看出冷汗,顯得本王多威風,這他娘全是洞。

  盞茶功夫不到,大殿的門被推開,倆飄著的白面書生進來,飄到大殿中央雙雙抱拳行禮:“臣等,秦廣王座下劉興業、田東明見過閻羅大人。”閻王挑了挑眉緩緩說道:“兩位辛苦,回去復命吧。請那位大人進殿,本王就不留你們了。”二人躬身行禮:“臣等告退。”反身飄了出去。閻王扶正了一下頭上的發冠,邁步走到大殿中央站定,微微顫抖的握著藏在袖子中的雙手。神情緊張,深吸了幾口氣。

  大殿之外“你們就在殿外候著吧,朕進去單獨和包愛卿說說話。”黃翎金甲大將軍—黃泉收槍,抱手一禮,恭敬應道:“謹遵圣帝陛下之命”說完,轉身,大聲喝道,圣教廷黃翎鐵騎軍聽令!”“離、兌、坎方位”三十三名將士圍繞閻羅殿五行、六合、七曜方位駐守,所有鬼族兵士盡皆被震的退后遠離幾百丈之外。

  大殿的門再次推開,一名面如冠玉、衣決飄飄卻不是飄著,而是走著的白衣男子(終于看到凡人了)奇異的是,不但一身白衣,那一頭及腰長發竟也是銀絲飛舞,金須龍筋帶扎成長辮子長達五尺于身后,銀發似乎有生命一般,長發隨著步子不斷左右晃動,尾哨不斷上下搖動著。身穿白羽連身衣,腰纏白玉點金帶、側掛四龍古琥龍合珀,足蹬銀絲玉蓮靴,右手食指白金環龍圣戒,身高八尺。十指修長。那眉心中央的朱砂—九蓮圣格。更添三分神氣,當真是如同詩畫一般,縹緲浩瀚之陽氣、驅散了大殿之內的所有陰氣。

  傾城風采,絕世獨立。仔細近前一觀,面容冷峻。刀削斧刻一般,極具帝王威儀。不過面貌要是細看,卻是模糊不清,再也視之不明。一步三尺三緩緩走至閻王近前站定,雙鳳眼微挑了一下,注視著閻羅那黑炭似的大餅臉,忽的嘴角上揚,爽朗的笑聲充斥大殿,如同太陽圣光照進深谷,沖沒了大殿中所有的陰冷。

  “包拯,百年不見,風采如故”男子左手負于腰后,右手虛握拳抵于肚臍。卻沒有欠身,身形筆直,仍然如槍站定。閻羅上前躬身,垂目低首。行抱禮深深作揖。極為恭敬的應道:“圣帝陛下親至,微臣有失遠迎,陛下勿怪,實在是俗務纏身。不過要說風采,我這黑柿臉可是萬萬不如陛下的,您就莫要打趣微臣了”雖說這閻羅長得極黑,卻是最聽不得別人說,今天竟然自黑,這可真是少見之事。

  圣帝不禁莞爾一笑,又肅然說道:“包愛卿面黑心善,正義剛直,本是十殿之首,卻因見不得蒙冤可憐之人,多開情面,這才降職五殿,朕一直對愛卿欽贊有加。”閻羅笑著說道:“承蒙陛下圣諭。微臣可萬萬當不得。老包我臉黑心不黑,最見不得那些含冤受辱之事,就因此事,在凡間多了分香火,惹得那幾個同僚嫉妒。參了一本,降了職。罷了,罷了,也樂得清閑。不說這個,圣帝陛下快請上坐”“請”

  微微頜首,圣帝也沒有推辭,順著臺階緩緩走至大殿正中首位的王座之上,輕撩下擺。轉身緩緩坐下,微閉雙眼。雙手輕落于王座兩邊扶手,左手食指一下下敲擊著扶手。閻羅躬身,右手虛抬,雙手抱袖,躬身站定。

  給讀者的話:

  多謝品閱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星悦内蒙麻将官网 三肖期期中特准 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的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免 股票微信群哪个好 青海快3十大规律图 意甲球队排名 哈灵麻将官方版下载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号 博彩机 赚钱的网络平台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第9版 福建快三技巧稳赚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版 时时彩数据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