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廢墟之痛 > 第三章 1.夢境
  十那個黃昏意味深長。

  對于瓊來說,那幾乎是一個夢境。

  她從海邊回來,天空越來越清涼的藍色,使她心里發慌。

  在大把大把的星光之下,風將她的頭發吹飄散的時候,她感受到了靈魂中的期待和歡愉,感受到愛情和命運的觸動……

  緊接著,在城市燈火之前,在夜幕垂落之前,一個陌生的男人迎面而來,那么熟悉和親切。近了,她就要看到他的眼睛,他眼睛里夢境一般的光明……

  那年夏末,注定很多事情要發生。

  老plaingo來到本市,要在大劇院演出兩場。

  正好是周末,文化局已經將票送到市政府機關各部。羅滋所在的研究室人不多,每人都有兩張票,羅滋每場要了一張。

  別人以為他想看兩次。

  其實,羅滋是沒有把握,不知道自己會看哪一場。

  他是個徹底的“自然主義”者,就像他在創作當中,從不規定自己畫什么一樣,畫什么,全憑內心的沖動。

  他在生活當中,也從不做任何計劃、安排和設置。

  “我就是我,生活就是生活。”他說。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明天應該干些什么。

  “你不用去折騰,生活該給你什么,它自然會呈現出來。”他對剛進研究室的兩個博士生說,他們的明爭暗斗,越來越露骨了。

  不過,他們才不聽羅滋這樣的話,也不相信。羅滋這種人,根本不懂得博弈,多么老土,多么落伍,注定不能在競爭中獲益。

  他們也不反駁他。在某些方面,他們比他更清醒。其中一個研究人類學的博士,曾經向羅滋暗示:他呆錯了地方。

  他還進一步暗示:如果羅滋滾蛋,他們會更喜歡他!

  雖然羅滋是先來者,也理所當然地應該讓開些。

  這些高學歷的知識新貴,常常流露出政治上的急功近利和對非本專業的無知。

  他們風度翩翩、滿口酷詞,看見那些軍隊轉業來的粗人,就故意模仿臺北口音唬他:“哪,人家等蠻久了,你為甚末還不過來呢?”

  或者,干脆就將兩手插在褲兜里,開口就是“我在美國的時候……”

  讓那些不懂電腦和英語、只有高中學歷的前軍官,自卑到極點。

  兩個博士生忙碌于辦公室政治,表面瀟灑,內里緊張,互相踹人后跟。

  某些時候,他們也集合起來,刻薄部門領導——主任陳衡:到處講故事:

  “張三善作文,李四善算數,陳五讓張三算數、李四作文,而后張李皆不能,要求教于陳五,日久,張李愈加自卑、無能、挨批,陳五愈加偉大,成為考核優秀專業戶……”

  陳衡聽了,趕緊把自己的年度考核優秀指標讓出來。

  其實,陳衡主任最為勤苦,他每天最早到,最遲走,對這些新人愛護有加。他只看到他們年青聰明的面孔,看不到他們善于嫉妒的甚至是殺氣騰騰的表情。

  因為,在陳衡看來,他們終究是接班人,培養他們、照顧他們,讓他們成才,是他的責任。

  陳衡最不放心的是羅滋。

  他總覺得羅滋走錯了路,沒有往應該努力的方向努力。

  每當他對羅滋苦口婆心,卻要被羅滋堵:“得,該做的事我會做好,余下的,給我自由和時間,我最需要這個。其它的我不要,你們分錢都可以不告訴我。”

  往往這時候,陳衡就笑罵:“你這家伙早晚得滾蛋,狐貍尾巴總會露出來的!”

  “你給部長說說,讓我去文聯嘛。”

  “群眾團體,去干什么?”陳衡的身體蹭一下全真皮大班椅靠背,轉小半圈,擺出公務員的優雅姿態。

  陳衡了解他,也欣賞他、遷就他。

  羅滋知道自己不適合做這樣的工作,陳衡的話會言中,可能就是在大部制機構改革的時候。

  沒想到,等不到大部制機構改革,羅滋就因為瓊而滾蛋了!

  李恩的工作室已經掛牌,不再請固定的模特,又招了好些學生。名義上是學生,實際上是工作室工人,那些孩子成天幫他干打石頭和倒模的活兒。

  從來沒有固定職業的李太,天生是經紀人,長期在政界、商界和藝術界交際,而且都是與名人來往,被稱為李恩的最佳拍擋。

  她很快接洽到了香港和臺灣的業務,據說加拿大方面也正在聯絡感情,尋求合作意向。

  星期五,李恩帶來他最新的泥塑小樣,是為一個香港商人做的。

  這個香港佬很挑剔,但出手大方,以后還可能將更多的客戶介紹給李恩。所以,李恩一定要讓他滿意。他非要羅滋給幫忙看看不可。

  羅滋給陳衡打電話,借口頭疼在家休息,未回機關,整天和李恩琢磨他的小樣。

  傍晚,他拿出plaingo演唱會的票,留下周六晚的,剛要撕掉當晚的一張,李恩手快,抓了過去。

  “要看第一場演出,得在半小時后入場,因為前面的時間都是領導們在演出!”

  羅滋解釋說。

  “有很多領導要輪番講話呢。”

  李恩嘴巴刻薄:“如果是你的畫展,領導同志們來演出五分鐘,你也感激不盡呢!”

  “你會是這樣,我不會,李恩,這是我和你的不同。”羅滋悶悶地說,“不過,你也會因此而比我更容易些!”

  李恩看見羅滋臉上,出現某種宿命的命運感,不由得怔了怔,臉上那僵硬的天津人的大鼻子,竟然微微抽動。

  作為一個既得利益者,還在借朋友交情繼續盤剝羅滋的時間和智慧,他有些不自在了。他看看票的時間,對羅滋說:“我去了!”

  “你不是約了妞在香格里拉嗎?”羅滋嘲諷道。

  整天,一個女孩子無數次打他的手機,聽他叫她嚦嚦或是利利,最后約好了見面時間,她才放過了他。

  “嚏!”李恩不屑地,迅疾離開。看來這個嚦嚦或是利利,白給他玩了。

  十一暮色如嵐。

  羅滋走出家門后,看見青色的天空,感覺清新無比。

  再遠一點的天空之下,就是大海了,這樣的時候,大海正在退潮吧?

  他沿著海南大道走出了市區,一直往西而去。

  在黑夜來臨前,西天尤為明亮。那是一種逐漸消失的光明,戀戀不舍地,給予大地最后一瞥。

  那光明如此柔和,在人的眼里,像天堂一般。人眼看著它,感覺不到它正在消逝。它先像酒一樣使人微醉,然后像夢一樣使人腳步輕飄,陷入幻覺……

  羅滋有些迷戀這如酒如夢的光明,它像一只巨型的鳥,在西天盤桓。

  他知道,它會是多么地短暫!所以,他想堅持不眨眼睛,望它,目送它,直到它的羽翼,在夜神的大氅中收束。

  在他的前方,有一個穿風衣的女人,與他逆向而行,不疾不徐。

  她像是地上的光明,像迷途的小鳥。她不會消失,她在尋找,在黑夜來臨之前尋找。

  他看她,她會離他越來越近。

  羅滋于是放慢步子。他想:如果她正在做夢,可別驚擾了她。

  近了!

  他可以看到,女人目光虛無,月白色的面孔美麗、端莊,神情恍惚。

  她讓他聯想起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些畫,又像是十八世紀意大利鄉間的貴族女性模樣……

  女人雖然目光虛無,但視線是向著他的。

  當他們接近的時候,女人的眼里似乎有兩朵小花顫了一下,站住了。

  羅滋微微對她點一下頭,準備側身而過。

  “先生——”

  羅滋走出幾步,回轉身,看見女人還佇立原處,在望他。

  這是個美麗的外地女人。

  “先生……”女人又叫了聲,遲疑著。

  羅滋上前一步:“有什么問題?需要我幫忙嗎?”

  他同時捏了一下自己的腿部,褲袋是空的。他是個很少將錢包放在兜里的男人。

  羅滋露出抱歉的表情:“小姐,我……”

  他攤開手,聳聳肩。

  她不動。

  他只好說:“小姐,你繼續往前走吧,”他指她身后霓虹璀璨的城市,“不遠了!”

  但是,女人執著的望著他,慢慢地,有一種按奈不住的興奮,面容像花瓣一般生動起來。

  她說:“先生,你不要誤會。我只想問您,您是重慶人嗎?”

  “怎么啦?你是重慶來的?”

  “如果您是重慶人,知不知道大巴山地區的烏尕小鎮?”

  羅滋猛地一陣心跳,鼻梁發酸,熱淚涌上眼眶。

  他伸出手臂摟住她的肩:“走——”

  十二在香格里拉西餐廳的一個小包廂里,瓊和羅滋一直說著重慶話,竊竊私語。

  羅滋很激動,難以抑制自己。

  瓊不斷的抹去臉上的淚水。

  他們沉默著。

  他專注地看她。

  在薄薄的光里,他看她的面孔,如同在鏡子中。這是個鏡子里的女人。

  在不長的時間里,大約兩個多小時吧,他發現了奇跡:這個女人是那么的熟悉,她似乎就是他從來所認識和喜歡的女人。

  這個鏡中的女人,他曾經不止一次地在夢中見過她:她的表情,她的眼睛,她的頭發和背影……

  是的,他曾經常常見到她,每一次都是那么的不能確定。但現在,看到了她,他就明白了,在他的夢中、或者幻覺中不斷出現的,就是這個目光朦朧的女人!

  羅滋隔著小桌拿著她的手。

  她的手小而瘦,感覺像孩子的手一樣。

  最新全本:、、、、、、、、、、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官方网 单码是什么数字 信托理财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群英会任三投注技巧 体彩福建31选7中几个 今天股票行情指数分析 福彩3d中奖最新技巧 东方6+1开奖查询 22选5复式中奖奖金 佳永配资安全不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西11选五任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