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至尊死神 > 第二十七章 海市蜃樓 2

第二十七章 海市蜃樓 2

  在古里安達特的身后的確只有半個楚天舒,準確地說是只有兩條腿,一個腦袋而已。om在古里安達特的身后擺放著一個鐵架子,鐵架子高六十多公分,上面放著一個五十公分高的水缸。這個水缸本來是用來盛放嗜血魚的,因為嗜血魚要搬家被騰了出來,里面放滿了咸魚干。而此刻楚天舒的兩條腿出現在水缸的正下方,似乎是從水缸上長出來的一樣。楚天舒的肩膀和腦袋則位于水缸的頂端,身體和一堆咸魚干融為了一體。楚天舒正笑瞇瞇地看著古里安達特,半截手臂從水缸中間鉆出來,戰刀斜指古里安達特的眼睛。

  “啊…”古里安達特的神經足夠堅強,但是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慘叫一聲,癱軟在了甲板上。

  “哈哈哈…”一陣開心的大笑,另外一個楚天舒邁步走出了船長室,“老古,你的膽子太小了。哈哈哈…這是我學會的新魔法…虛擬影像,大家看怎么樣?”

  沒有人回答楚天舒,因為他們看到了兩個楚天舒,一個在水缸里,一個剛出來。剛出來的楚天舒笑嘻嘻地走到甲板中央,與此同時,那個和水缸融為一體的楚天舒消失了。楚天舒縱聲高歌,吟唱了一段誰也聽不懂的歌詞,伴隨著歌聲,楚天舒還翩翩起舞,兩只手臂不斷地做著復雜的手勢。歌聲唱畢,楚天舒左手一點古里安達特面前的空地,生命戒指發射出一道淡綠se的光線。

  突然,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古里安達特出現在甲板上。這個古里安達特爬在甲板上,一條觸手抱著自己的腦袋,臉上現出恐懼的神情,身子顫抖著,似乎正在對某人哀求什么。

  這一次所有人都明白了,原來剛才的那個楚天舒是假的,是一個虛幻的影像。不但那個楚天舒是假的,以前的歐康大和小黑也是假的。難怪這樣巨大的生物出現在船上,竟然悄無聲息。

  這就是楚天舒和芳妮在船長室內研究了三個多小時的成果…虛擬影像。

  據芳妮所說,她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夢到那個美麗的女神,女神不厭其煩地教她用一種奇怪的語言唱歌。開始的時候,芳妮只不過把這一切當做一個奇怪的夢而已,并沒有認真學習。可是時間久了,芳妮被這種語言所獨具的旋律美吸引住了,于是耐下心來認真學習。十幾天的時間,芳妮已經可以把兩首歌曲唱得像模像樣了。

  楚天舒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么歌曲,而是一種魔法的咒語。芳妮學會了咒語,也學會了手勢,卻不知道為什么不能釋放出魔法效果來。問題的關鍵也許就在于芳妮沒有生命戒指,或者不具有楚天舒注入到生命戒指中的那種奇怪的能量。

  楚天舒欣喜之余,開始向芳妮學習咒語和手勢。然而咒語太過拗口,學起來非常困難,楚天舒用了將近三個小時,才勉強學會了一個魔法的咒語和手勢。當楚天舒第一次把咒語和手勢全部做對了的時候,房間內出現了夢可兒的影像。在經歷了一番歡快和失望之后,楚天舒終于弄明白了,原來這個魔法咒語可以制造假象,只要在吟唱咒語的時候心中想好一個人的模樣,魔法就可以模仿出他的樣子來。由魔法構成的影像是虛幻的,它沒有自己的意識,也不具備攻擊能力,甚至連聲音都無法發出來。但是這個影像卻可以根據施法者的心思,作出相應的動作來。

  學會了新魔法的楚天舒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再次吟唱了一次咒語,這一次變幻出了一條金槍魚。楚天舒嘗試著用意識的力量改變金槍魚的形態,很快,楚天舒獲得了成功,金槍魚變成了一只金背烏龜。

  芳妮看了驚奇不已,歡呼著讓楚天舒變出一條章魚來。金背烏龜隨著楚天舒的意識立刻變化了形態,變成一只章魚。只不過這只章魚并不是普通的章魚,而是巨型章魚小黑,因為楚天舒在變化的過程中突然想到了這頭龐然大物。結果,毫無心理準備的芳妮信以為真,以為這里真的出現了一個恐怖的海怪,尖叫著落荒而逃。于是才出現了剛才的一幕。

  古里安達特在另外一個虛擬自己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剛才的丑態,羞愧難當,立刻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體遮蓋這個虛擬影像。“老大,不要啊,求你了。”

  警報解除,眾人緊張的心情松懈下來,看到古里安達特的樣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楚天舒走到靈寶兒的面前,微笑著問道:“寶兒,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剛才你根本沒有移動身體。”

  “因為我第一眼就已經看出來了,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假相,根本不足為慮。”靈寶兒解釋道,“你制造出來的東西沒有心跳,沒有呼吸,活動的時候沒有聲音,帶不起一絲微風,我為什么要移動呢?”

  靈寶兒的話給了楚天舒一定的打擊,自己第一次使用這種魔法,竟然就被別人識破了。不過楚天舒很快又高興了起來,魔法雖然被靈寶兒識破了,但是卻瞞過了其他人,這就是成功。畢竟靈寶兒是高級海妖,她敏銳的洞察力不是一般海族可以媲美的。楚天舒相信,日后這種魔法如果用在實戰當中,一定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威懾作用。設想一下,如果一群找麻煩的鯊魚突然發現面前有很多條亞伯拉白龍在向他們沖過來的話,絕對會被嚇得屁滾尿流,倉皇逃遁的。

  此刻,芳妮也從昏迷中醒過來,她掙脫娜塔莎的懷抱,撲向楚天舒,拳打腳踢地吼叫道:“該死的臭螃蟹,你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嗚嗚…”芳妮打著打著,感覺到渾身無力,撲進楚天舒的懷里大哭了起來。

  恰在此時,莫拉斯魚鷹王飛臨瑪麗婭號戰艦上空,高聲鳴叫著:“來了,他們來了。”

  鹿丹港,這個卡彭王國北方第一深水良港還從來沒有這樣熱鬧過。自從駐港將軍約瑟夫對外公布鹿丹港已經和亞瑟海國的娜塔莎港締結互市貿易協定之后,這里立刻就成了整個奧倫西亞大陸最受關注的地方。

  人類是喜歡獵奇的動物,越是新奇的事物,越能引起人類的無限遐想。人們對于這個突然在大海的另外一邊冒出來的,自稱為奧倫西亞大陸探險者后裔的亞瑟海國浮想聯翩。海洋是神秘的,海洋中的神秘傳說更是數不勝數,喜歡聯想的人自然會把這些神秘的傳說和亞瑟海國聯系到一起,于是乎有關于亞瑟海國的小道消息如同雨后的春筍一夜間傳遍了鹿丹港的街頭巷尾。

  人們津津樂道地談論著這些不著邊際的話題,并且從中得到了無窮的樂趣。傳聞最多的是關于亞瑟海國人的長相,大多數人認為既然亞瑟海國的居民是奧倫西亞大陸探險者的后裔,那么他們的外形也一定和奧倫西亞大陸的人差不多。但是卻有另外一群人聲稱奧倫西亞大陸的居民是一群人身魚尾的怪物,并且賭咒發誓的宣稱曾經親眼見到過。

  對于鹿丹港發生的這些變化,作為鹿丹港最高統治者的約瑟夫將軍是樂見其成的。約瑟夫已經得到了卡彭王國國王陛下的正式批文,在批文中,國王陛下不惜溢美之詞,大大地夸獎了約瑟夫,并且流露出要給約瑟夫加官進爵的意思。國王陛下指示,要竭盡全力,促成卡彭王國和亞瑟海國之間的聯合。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各國使者往來穿梭,商賈游客蜂擁而至鹿丹港,鹿丹港空前的繁榮。然而在繁榮的背后,卻也有一些不和諧的因素令約瑟夫寢食難安。首先是各國的使者團令約瑟夫頭痛不已。這些使者團的首領要么是手握實權的重臣,要么就是王公貴族,每一個的來頭都不小,都需要約瑟夫小心接待。這些人來到鹿丹港的理由多種多樣,有的是探親,有的是游玩,有的是路過,但是無一例外,到了鹿丹港之后就賴著不走了。約瑟夫心里很清楚,這些人的真實目的是在等待和亞瑟海國使者接觸的機會。約瑟夫焦急萬分,這群人趕不走,攔不住,一旦讓他們和亞瑟海國的使者有所接觸,卡彭王國獨享海外龐大利益的局面就會被打破。

  還有另外一件令約瑟夫煩悶的就是安東尼奧家族在鹿丹港設立的三劍商會。這個商會雖然只是一個民間商業組織,但是它卻是亞瑟海國唯一指定的商業代理,當時亞瑟海國的楚天舒曾經親口對約瑟夫說過,亞瑟海國與鹿丹港的一切貿易往來都要經過三劍商會打理。兩個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卻需要第三國的民間組織來完成,約瑟夫實在是難以忍受。

  特別是三劍商會公開招募工匠去亞瑟海國去務工,開出的工資高得令人難以想象,在鹿丹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三劍商會在輸出一批勞務之后,緊接著又開始大張旗鼓地制造一艘奇怪的巨船。這艘怪船不但樣子奇怪,而且體積巨大,建造不惜成本,大量使用金屬構件。約瑟夫認定,這是亞瑟海國和三劍商會事先約定好的買賣,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巨額利潤流進安東尼奧的口袋而毫無辦法。

  然而焦慮也好,氣憤也好,一切都必須等到亞瑟海國的使者再次登陸鹿丹港才能解決。約瑟夫決定,只要亞瑟海國的使者再次來到鹿丹港,他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和亞瑟海國簽訂一份獨占性的貿易合同。只要能夠讓亞瑟海國只和卡彭王國單獨往來,即便是放棄一些貿易利潤也在所不惜。

  然而所有的煩惱加在一起,都沒有一個人給約瑟夫帶來的煩惱多,這個人就是被楚天舒擊敗的阿密達。約瑟夫認為,當天和楚天舒進行比武落敗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因此嚴令部下保守秘密。可是約瑟夫約束得了軍人,卻不能約束阿密達,因為阿密達不是軍人,而是鹿丹港最古老的一個家族的族長。

  阿密達家族世世代代定居在鹿丹港,沒有人知道他們從哪里來,也不知道他們在鹿丹港居住了多少年,反正在鹿丹港還是一個小漁村的時候,阿密達家族就已經成了這一帶最富有、最強大的家族了。

  阿密達家族人丁并不是很興旺,每一代只有兩三個傳人,他們之所以在鹿丹港聞名遐邇,是因為三個原因。第一是他們的財富,阿密達家族不事生產,但是卻似乎有永遠花不完的錢財,千百年來,阿密達家族的宅邸一直是鹿丹港最豪華最奢侈的。第二是阿密達家族的劍,阿密達家族的每一代傳人,都是用劍的高手,一柄黑蛇劍神出鬼沒,很多高手都折損在阿密達家族的手上。

  第三是阿密達家族信仰的宗教,奧倫西亞大陸大多數人信仰光明神教,另外還有一些小的宗教,每一種宗教都有信徒,有教義,唯獨阿密達家族信仰的宗教沒有。阿密達家族信仰薩拉丁教,供奉的是海神薩拉丁。薩拉丁教除了阿密達家族的人之外,從來不招收任何信徒,也從來不對外宣揚教義,甚至連一尊薩拉丁的神像也沒有。沒有人知道薩拉丁教是一個什么宗教,也沒有人知道薩拉丁究竟是一個什么神,因為翻遍了奧倫西亞大陸所有典籍,甚至神話,民間傳說中都不曾出現過薩拉丁的名字。

  因此,阿密達家族是鹿丹港最神秘的一個家族。

  自從阿密達被楚天舒擊敗之后,就開始精神恍惚,瘋瘋癲癲起來,最起碼在約瑟夫的心中認定,阿密達的的確確是瘋了。阿密達逢人便講,海神薩拉丁即將降臨人世,要統一整個陸地和海洋,人類面臨一場巨大的浩劫,信仰薩拉丁神教的人才能免于被毀滅。薩拉丁教也一改過去千百年來故步自封的姿態,由阿密達擔任首席大牧師,在鹿丹港公開招募信徒。

  如果說塞姆勒港的光明神教搞出了一個希娜圣女,得到了大多數信徒的追捧,教會的聲譽空前高漲,而鹿丹港的薩拉丁神教卻遭到了絕大多數人的冷落。沒有人會相信一個瘋子的胡言亂語,也沒有人會去信仰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神。可是阿密達這樣大張旗鼓地宣揚世界末日學說,立刻遭到了光明教會的激烈反對,因為根據光明教會的教義,海神是波塞冬,而不是什么薩拉丁。鹿丹港的光明教徒每天都會派人來找約瑟夫,要求他馬上懲治阿密達這個瘋子,以防止異端邪說蔓延。

  約瑟夫苦不堪言,夾在教會和阿密達之間無所適從。卡彭王國不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在卡彭王國是允許多種教派并存的,阿密達雖然胡言亂語,但是他并沒有攻擊國家,也并沒有威脅到鹿丹港的安危,約瑟夫無權干涉他的言論自由。

  約瑟夫煩惱阿密達,三劍商會的伊恩總管也對阿密達煩惱不堪。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阿密達每天都會在三劍商會停留一兩個小時。阿密達來找伊恩有兩個目的,一個是詢問亞瑟海國的使者什么時候到來,另外一個就是宣揚薩拉丁神教的教義,鼓動伊恩加入薩拉丁神教。

  阿密達第一次來三劍商會的時候,總管伊恩欣喜若狂,因為他這個小小的商會還從來沒有接待過這樣有身份的人士呢。可是,僅僅過了半個小時,伊恩就為高規格接待阿密達的決定后悔莫及了。因為阿密達不能從伊恩的口中得到任何關于亞瑟海國的信息之后,開始了他的世界末日演說。那些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上古神魔大戰,那些從來沒聽說過的神人魔鬼的名字令伊恩確信,面前這個大人物阿密達的確像最近傳言的那樣發瘋了。特別是阿密達竟然說海水中的魚蝦會說話,即將登陸到地面上來把人類全部吃掉,未來的世界將會是魚蝦統治的世界,這讓伊恩確信,阿密達不僅瘋了,而且瘋地很厲害。

  阿密達雖然說的是瘋話,但是他的思路卻非常清晰,講述的事情條理分明、邏輯嚴謹,而且阿密達對三劍商會的所有人非常客氣,一點也不擺大人物的架子,這讓伊恩很為難,既不愿意聽他嘮叨,也不好意思把他直接趕出三劍商會。伊恩向他的頂頭上司凱瑟琳訴苦,卻沒有想到得到了一個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指示…只要阿密達來到三劍商會,伊恩都必須熱情招待,對于阿密達講述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也要一一記錄在案。于是乎伊恩的苦難日子開始了,每日里不但要忙于商會的業務,還需要大著腦袋聽阿密達講。等阿密達講完離開之后,他還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把阿密達講述的事情整理出來,以便凱瑟琳隨時查問。

  好在凱瑟琳起程回塞姆勒港了,伊恩可以偷工減料,不必要事無巨細地紀錄阿密達講的話,才稍微得到了喘息之機。

  這一日,伊恩得到了塞姆勒港總部的書信,展開信簽一看,是安東尼奧的親筆信。在信中,安東尼奧夸獎了一番伊恩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的工作表現,并且把伊恩的薪金提高了三倍。對于伊恩提出增加怪船建造經費的事情,安東尼奧的答復令伊恩感覺到震驚。安東尼奧在信中說,無論造船廠開出的價碼有多高都答應,條件只有一個,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盡量加快速度。另外,在第一艘怪船下水之后立刻追加一艘訂單,并且要求造船廠在建造第一艘怪船的基礎上總結經驗,提出改進方案。

  根據伊恩原來的估計,建造這樣一艘怪船的費用頂多兩萬枚金幣,自己對楚天舒報價五萬枚金幣已經算是獅子大開口了。可是當伊恩把圖紙交給造船廠,造船廠的工程人員經過幾天的核算報回來的價格卻令伊恩瞠目結舌…十一萬枚金幣!造船廠的解釋是,他們從來沒有建造過如此巨大的船只,許多技術難題只能一邊建造一邊克服。為了保證怪船不至于解體,必須使用大量金屬材料,預計將會使用鋼鐵上千噸。另外,木材的要求也非常苛刻,普通木材的長度和硬度根本不能適應,必須使用北方大雪山上擁有百年以上樹齡的冷杉木。為了能夠讓怪船順利下水,新建一個大型船塢必不可少。綜合考慮,十一萬枚金幣不但不多,而且很可能會隨著工程的進度不斷追加。

  “簡直是瘋了,最近的人都瘋了。二十多萬枚金幣建造兩艘根本就不能航行的怪船,真是錢多撐壞了。”伊恩放下安東尼奧的書信,自言自語道,“如果我有這么多錢的話,就買一塊大大的莊園,好好過日子去了。”

  “因此你永遠成不了有錢人,你永遠只能替別人跑腿,只有羨慕別人的份。”

  伊恩一聽見這個聲音,立刻心里一哆嗦,他知道,那個發瘋了的阿密達又來了。最近阿密達因為總是來找伊恩,再加上他的身份高貴,已經不必要等候通報,直接就可以上樓來找伊恩了。

  阿密達一進門,就聽見伊恩在大發感慨,于是說道:“誰說那種船不能航行?那是為偉大的薩拉丁大神建造的戰艦,薩拉丁自然有能力讓它航行。”

  雖然極不情愿,但是因為老板有命令,伊恩不得不笑臉相迎:“阿密達先生,很抱歉,今天依然沒有亞瑟海國的消息。”

  阿密達像進入自己家里一樣,在伊恩對面坐下,自己給自己斟了一杯茶水,一飲而盡,抹抹嘴巴說道:“我并不是來問這件事情的,我是來告訴你,為了表示我對偉大的薩拉丁大神的敬意,我決定把阿密達家族的所有財產捐獻出來,交給你們三劍商會打理。日后,凡是亞瑟海國需要錢財的時候,都由阿密達家族來支付,一直到我的財富全部耗盡為止。而我本人將會登上你們商會明天即將離港的那艘貨船,到亞瑟海中去尋找偉大的薩拉丁的指示。”

  阿密達的到來讓楚天舒備感意外。楚天舒本來打算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去鹿丹港專程見一次阿密達,以便弄明白關于歐康大的事情,沒想到這家伙自己送上門來了,倒省了不少事。

  阿密達是乘坐三劍商會的貨船抵達娜塔莎城堡的,貨船送來了大量煤炭和埃特需要的實驗物資,阿密達就是藏身在一個大貨柜中混進來的。表面上看,阿密達似乎是偷偷登船的,但事實上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阿密達得到了三劍商會的默許,因為貨船上裝載了大量阿密達的私人物品。為此,楚天舒還著實擔憂了一番。因為娜塔莎城堡的存在是一個秘密,楚天舒并不想讓更多的人類知道娜塔莎城堡的具體位置。不過,當阿密達宣稱他已經把自己家族的數十萬金幣和所有物業交給三劍商會打理,無償提供給楚天舒作為購貨的貨款之后,楚天舒轉憂為喜,畢竟能夠白白得到這么大一筆捐款的確是一件大好事。

  阿密達登上小島之后,看到天空中翱翔的莫拉斯魚鷹、陸地上行走的美杜沙刀客、海水中巡游的章魚勇士,激動得熱淚盈眶,連聲高呼偉大的薩拉丁大神萬歲。阿密達堅信,自己的家族經歷了無數代的苦苦守候,終于重歸薩拉丁大神的懷抱了,海族稱霸世界的時代即將到來,他們阿密達家族作為唯一一支信仰海神薩拉丁大神的人類,必將得到薩拉丁大神的賞識,得到無上的榮耀。

  因為丟失了死神鐮刀,楚天舒并不急于想要從阿密達口中得到關于歐康大的信息,因此楚天舒并沒有接見阿密達,而是把他安排在小島上,允許他自由活動。暗地里,楚天舒派遣幾個海妖,以充當翻譯為名,觀察阿密達的活動。

  阿密達登上小島后的第二天,就開始了他的世界末日學說的演講。與在鹿丹港備受冷落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阿密達在娜塔莎城堡的傳教過程異常順利,只用了一天,除了埃特之外,小島上所有人類工匠都先后加入了他的薩拉丁神教。小島上有一百多名人類工匠,他們早已經被奇怪的海族生物弄得心神不寧了。雖然一個月以來,這群怪物和他們和睦相處,并沒有恐怖事件發生,但是海族畢竟和人類外形上的差別太大了,讓他們接受海族是他們的工作伙伴的確有困難。

  阿密達的到來,揭開了工匠們心中的疑團,原來他們是偉大的海神薩拉丁選擇的信徒,只要信仰薩拉丁大神,他們終將會成為生活在天國中的幸運兒。于是那些不信教的工匠們立刻加入了薩拉丁神教,那些原來信教的人也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改變了信仰,成為了薩拉丁神教的信徒。畢竟,他們原來信仰的神是虛無縹緲的,從來沒有見到過神跡的發生,而在這里,詭異莫測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著,讓他們不得不相信,偉大的薩拉丁大神是真實的存在。

  阿密達在娜塔莎城堡傳教,同樣也引起了這里居民的不滿,反應最強烈的就是蟹族和美杜沙族的大祭司。海族信仰單一宗教,他們信仰的唯一的神是海神希娜,現在竟然有一個人類公然在海族當中傳播異端學說,讓海族成員信仰希娜的敵人薩拉丁,兩位大祭司立刻找到楚天舒,表達了他們的憤怒。

  對于這一點,楚天舒卻一笑了之。楚天舒認為,宗教只是一個工具,只要利用好了,就可以成為助力。希娜也好,薩拉丁也好,只要能給他帶來幫助,他就要支持。因為薩拉丁神教的傳播,楚天舒明顯感覺到工匠們的工作熱情高漲了起來,原來一盤散沙的工匠們此刻都團結在以阿密達為核心的教會中,他們被一種為神靈奉獻的狂熱驅使著,沒日沒夜,拼命的工作。而海族和人類因為語言的障礙,阿密達的宗教不可能影響到海族成員。至于那些海妖翻譯,他們雖然聽得懂阿密達的話,但是他們卻明白一個道理,阿密達是歐康大的傳人,而歐康大卻是楚天舒的敵人,他們更加不會相信阿密達的話,只把他當做一個發瘋的小丑來對待。

  如果說阿密達捐獻數十萬枚金幣是給楚天舒的第一個驚喜,阿密達能夠團結工匠,使工作效率大幅度提高是給楚天舒的第二個驚喜的話,五天后,阿密達又給了楚天舒第三個驚喜。

  這天中午,煉金師埃特登上了瑪麗婭號戰艦。埃特見到楚天舒之后,突然高舉右手,大呼道:“贊美薩拉丁大神,薩拉丁與我們同在!”

  楚天舒被埃特的表情逗樂了,說道:“埃特大師,你不是不信薩拉丁神教嗎?怎么,你被你的光明神拋棄了?”

  “不是光明神拋棄了我,而是我拋棄了這個偽善的光明神,我已經開始信仰薩拉丁大神了。”埃特嚴肅地說道,“四十多年了,我一直像一只迷途的羔羊,受到光明神教的蠱惑。感謝偉大的薩拉丁大神,他派來了他最忠實的仆人阿密達指引我們,使我們終于見到了光明,找到了希望。”

  楚天舒不得不對這個阿密達刮目相看了。埃特是個老頑固,原則性極強,據海妖匯報,阿密達第一次對埃特宣揚薩拉丁神教的時候,曾經遭到了埃特的痛斥,卻沒想到,只過了短短五天,埃特竟然成了虔誠的薩拉丁神教徒,太令人感覺到意外了。

  “阿密達對你說了些什么,怎么你這個光明神教的忠實信徒就這樣輕易改變信仰了呢?”

  “神跡,阿密達創造了海神薩拉丁的神跡。”

  埃特打開隨身攜帶的一個木盒子,里面是兩把新打制的戰刀。這兩把戰刀線條優美,光滑如鏡,很可能是埃特親手所造。這兩柄戰刀和別的戰刀有些不一樣,刀柄上鑲嵌著兩顆銀白se的晶核,刀身上有一些奇怪的花紋,似乎是某種圖案,也似乎是某種神秘的文字,填充材料是珍貴的秘銀。

  埃特拿起一把戰刀,手指在刀身上輕輕彈了一下,戰刀發出一陣奇怪的嗡嗡聲,似乎像漲潮時海浪沖擊沙灘的聲音。“楚先生,阿密達懂得神的語言,在這兩把戰刀上鏤刻了薩拉丁大神的祝福,這兩把戰刀已經不再是普通的秘銀戰刀了,而成了擁有薩拉丁神力的神刀。我相信,能夠展示神跡的人,一定是神最親近的人,因此阿密達的確是神的代言人,薩拉丁神教的確是真正的神教。”

  原來阿密達五次三番去找埃特,希望他加入薩拉丁神教,但是一直遭到埃特的拒絕,甚至是嚴詞訓斥。阿密達不死心,轉換了策略,一天前找到埃特,聲稱能夠讓他看到薩拉丁大神的神跡。埃特為了把這只討厭的蒼蠅趕走,答應按照阿密達的方法嘗試一下,如果不能出現神跡,就不要來麻煩他了。阿密達在埃特的實驗室里選了兩顆海族晶核,五十克秘銀,然后讓埃特把晶核鑲嵌在兩把戰刀的刀柄上。阿密達把戰刀加熱,用自己的黑蛇劍在刀身上鏤刻了一些奇怪的符號,然后要求埃特把秘銀填充到刻痕中去。埃特忙活了一天一夜,終于按照阿密達的要求做好了兩把戰刀。阿密達手捧戰刀,口中念念有詞,一股黑se的煙霧從阿密達的口中涌出,緩慢地注入到晶核當中,兩把神刀就這樣造成了。

  埃特是一個高級煉金師,他立刻就發現晶核吸收了黑霧之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首先是制造戰刀的金屬構造發生了巨變,變成了一種他這個煉金師也不知道的奇怪金屬。這種金屬的顏se較原先稍暗一些,硬度成倍增加。不但如此,戰刀拿在手中的時候感覺像冰一樣寒冷,似乎里面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寒流。

  楚天舒接過埃特手中的戰刀,感覺的確很寒冷。楚天舒抽出自己的戰刀,兩刀用力相碰,“嚓”的一聲輕響,自己的戰刀被阿密達制造的神刀輕易斬斷,斷口光滑平整,如同切割豆腐一般。

  楚天舒身后的娜塔莎看了,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好刀!”

  楚天舒又觀察了一會兒這把戰刀,感覺它除了比較鋒利,比較寒冷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于是把戰刀交給埃特說道:“這兩把刀里面加入了秘銀,本來就比較堅硬,能夠斬斷普通的刀,很平常啊。這些奇怪的圖案和晶核也沒有什么大驚小怪的。我的一個人類魔法師曾經對我說過,人類可以通過在物體上鏤刻魔法陣,或者鑲嵌具有魔法能量的寶石晶核,就可以令物體產生一定的魔法效應。你是一個煉金師,難道對這些小把戲感覺到陌生嗎?神跡如果能夠這樣產生的話,這個世界上的神靈就太多了。”

  “楚先生,你還不明白,這根本就不是鏤刻魔法陣或者鑲嵌晶核這樣簡單。”埃特見楚天舒不相信,有些急了,說道,“我是一個高級煉金師,自然對鏤刻魔法陣或者鑲嵌晶核的技術很精通。一般的魔法陣或者晶核都需要制造者注入相應屬性的魔法能量才能發揮作用,因此在使用過程中需要不定期的加注魔法能量,否則魔法效應會逐漸衰退甚至枯竭。這兩把戰刀上的晶核和符號卻大不一樣,它不需要加注任何魔法能量,而是自己產生魔法能量,并且會伴隨著不斷使用,能量會越積越多,戰刀的威力會越來越大。這兩把戰刀已經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戰刀了,它們具有了靈性,會自我成長,因此是神跡,是神刀。”

  “哦?一把越用越強的刀,的確有點意思。”楚天舒再次拿起兩把戰刀仔細端詳了起來。

  “這是兩把水屬性的戰刀,只有擁有水屬性力量的戰士才能發揮出它的威力,楚先生顯然不是水屬性的,因此才不能窺探戰刀真實的力量。”埃特看了看楚天舒的神se,繼續說道,“楚先生,阿密達大師對您崇拜得很,他讓我把這兩把戰刀轉交給你,作為敬獻給你的禮物。已經五天了,阿密達大師非常渴望獲得您的召見。”

  “水屬性?”楚天舒低頭沉思了一下,把兩把戰刀交給娜塔莎說道,“娜塔莎,你是水屬性的,據說你的兩只新手臂的力氣最大,不如你來試驗一次,用全力,看看這兩把刀究竟有什么玄虛。”

  娜塔莎的兩只新手臂已經完全長成,雖然比原來的手臂略微細了一點、短了一點,但是因為它們生長在靠近頸部的位置,因此更加靈活,更能照顧到后背的空當,而且力量也大了許多。

  娜塔莎接過戰刀,向四周圍打量了一下,突然大喝一聲,向橫放在甲板上的一根一米多粗的木樁砍去。以娜塔莎的力量,如果是一把普通的戰刀,她全力施為之下,可以砍進木樁三十多厘米深。

  然而就在娜塔莎把全部的力量注入到戰刀中之后,這兩把戰刀突然起了變化,刀身發出嗡嗡的怪響,發射出耀眼的寒光,一股寒冷的氣息從戰刀中席卷而出,娜塔莎周圍四五米的空間仿佛一下子進入了冰窖,冷得周圍的人渾身打起了冷戰。不僅如此,戰刀的刀尖還吐出一條雪亮的光芒,似乎刀身的長度增加了一倍一樣。

  “噗噗”兩聲悶響,粗大的木樁一下子被斬為了三段,刀尖發出的刀芒余勢不衰,將戰艦的甲板劃開了兩道一米多長的裂口。

  “好刀!”這一次就連楚天舒也忍不住贊美了起來。楚天舒走到一臉錯愕的娜塔莎面前,微笑著說道:“寶刀配勇士,你是真正的勇士,這兩把刀屬于你了。這兩把刀能夠吞吐刀芒,發出冰寒之氣,不如就叫他們‘玄冰刀’吧。”

  埃特也是第一次見到寶刀發威,驚訝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道:“神刀,偉大的薩拉丁大神的神刀!”

  “埃特先生。”楚天舒說道,“回去告訴阿密達,你們兩個合作,替我打造一把鐮刀。需要什么材料,盡管提出來,我一定滿足你們。鐮刀造成之日,我就召見阿密達。”

  “鐮刀?”埃特不明白,楚天舒為什么需要打造一把鐮刀?

  最新全本:、、、、、、、、、、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捉鸡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微信群 时时彩最快开奖 幸运飞艇前五后五 网上捞偏门的赚钱门路 金健米业股票行情分析 上海快3精准预测 如何炒短线股票 海风股票实战论坛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王中王 广西麻将手机版免费下载 幸运28害了多少人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 西甲直播网站 单机天津麻将 浙江体彩历史开奖查询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