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造化圖 > 第二十一章 趙辰服藥【內有重要消息】

第二十一章 趙辰服藥【內有重要消息】

  噗通!

  背上的鐵齒狼掉在地上,白羽老師全身冰冷,牙齒打顫。

  沈哲什么學習成績,她教了這么多年,知道的很清楚,常識題都能算錯,稍微難一點,需要拋硬幣,才能決定的超級學渣,這次的答案,毫秒不差……

  難道……他一開始就知道被冰雪掩埋的那道山體裂痕?

  就算知道,又怎么會知曉荊棘山的鐵齒狼,已經被狼王一統,又如何計算出,自己被追殺的時候,繞了多少路,出現了什么樣的變故?

  哪怕自己多擊殺一頭鐵齒狼,在山洞里,多稍微耽誤半個呼吸,這個時間,就會出現偏差!

  可現實卻是……一模一樣!

  精準的讓人身上冒冷汗。

  “看來,要和他……好好談談了!”

  急速呼吸了幾口,平復了心中的震撼,白羽老師暗暗點頭。

  一直以來,認為這位學渣,這個學期結束,就會回到家族,做個普通人,與自己再無交集,怎么都想不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到底在他身上發生了什么變化,又出現了什么事,還真要好好聊聊,才能知曉。

  “白老師,你怎么回來了?不是要去實踐嗎?”

  教導李主任疑惑的看著走進辦公室的白老師。

  “我已經回來了,這是結果……”白羽老師將記錄水晶遞了過去。

  實踐結束,要回教導處報備結果。

  愣了一下,李主任急忙看去,瞳孔也是一縮:“四個時辰多,繞過荊棘山過來?這……這……”

  顯然,他也不敢相信。

  “是這樣的……”

  白羽老師將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

  “鐵齒狼狼群出現狼王?荊棘山背后,有可以通行的山體裂痕……”眼中滿是不可思議,李主任隨手將桌上放著的教參拿起,同樣滿是駭然,忍不住心中好奇:“你是怎么發現,教參不同的?”

  “是一個學生,計算出的答案,和我不同,我翻閱教參,才發現上面的答案不知何時已經不一樣了……”白羽老師解釋道。

  “學生?”李主任愣住。

  “是,計算的成績,和教參……一字不差!”白羽老師點頭。

  李主任一震,急忙看來:“是誰?你們班的凌雪茹還是崔霄首發

  三班,就這兩個人在全校的名次最靠前,能夠想到的,只有他們。

  “都不是……這件事有些奇怪,我還需要調查,等我調查清楚了,再向李主任匯報……”

  白羽老師搖了搖頭,并未說出沈哲的名字。

  要說凌雪茹這位年級前十,名氣大,沈哲的名氣,在學校里更大!

  全校倒數第一,早就被無數老師詬病,直接說是他計算出的結果,李主任肯定不信,更何況,就連她自己,也覺得不相信,打算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再做打算。

  不然,空歡喜一場。

  ……

  宿舍,背著陸子涵在學校轉了一圈的沈哲,回到了房間。

  雖然又做了件好事,將這位重傷人員送回班級,但他的樣子好像不太高興。

  知道他喜歡熱鬧,好面子,為了讓其開心,沈哲還專門去了一趟圖書館、修煉場、比試臺……哪里人多去哪里,結果,對方的表情更難看了。

  甚至還說了一些辱罵的話。

  不過,沈哲并未生氣,好人就是這樣不容易被人理解。

  只要我心向光明,縱然全世界都不明白,又如何?

  問心無愧就好了。

  “看來……鉛筆和做好事無關……”

  感慨的同時,也明白了最讓他郁悶的事情。

  今天連續做了好幾件好事,鉛筆都沒出現,看來,這東西和做好事沒有半毛錢關系。

  “算了,明天再研究,實在不行,去圖書館找點書看,總會找到辦法……”

  腦海中的筆記本,一動不動,好像鉛筆消失,和它無關,無論怎么召喚都沒有半點回應,糾結了半天,沈哲不再去想。

  有了新的藥材,又買了新的干鍋和油鹽醬醋,先將藥液煉制了再說,順便看看,能不能將練體再提升一些。

  重新到了煉藥室。

  這次他準備妥當,提前帶了口罩,和防止煙塵的護目水晶鏡,停頓了一下,又準備了圍裙,和防止頭發被燒焦的廚師帽。

  “開始!”

  一切妥當,將干鍋再次放在爐鼎上,藥材一樣樣的加進去。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容易了不少,不到兩個時辰,五份金黃色的藥液,就全部煉制成功。

  并未著急去找趙辰等人,而是回到宿舍,繼續修煉練體的功法。

  藥液在體內融化,身體似乎有了抗藥性,依舊是練體七重練骨髓的境界,再無法增長。

  “看來……第七重真的是瓶頸!”

  無奈的搖頭。

  “還是要弄出鉛筆才行……”

  又修煉了一會,一無所獲,沈哲再次糾結。

  七重就到巔峰了,對于他這個強迫癥患者來說,實在無法接受。

  現在也只能有了鉛筆,再試試能不能改變自己的體質。

  留下一份練體藥液,將剩下的三份帶好,向趙辰的宿舍走去。

  不管怎么說,這三人,都是受了他的無妄之災,才身受重傷,無論做為朋友還是伙伴,都應該彌補一下。

  不一會來到跟前。

  學渣沒人權,和他一樣,宿舍的舍友全都跑了干凈,只剩下趙辰一個。

  此時的他,剛服用了藥物,正躺著養傷。

  “你怎么來了?”

  見他來到,趙辰急忙起身。

  “我不是說過,要替你們煉藥療傷,并且幫助練體嗎?給!”

  笑了笑,沈哲將盛了一份藥液的玉瓶遞了過去。

  “藥液?”趙辰疑惑的看過來:“你煉制的?”

  “嗯!”沈哲點頭。

  也沒什么可否認的。

  “這個……”趙辰面皮抖了一下:“我還是不吃了,我已經服用藥物了,傷勢又不嚴重,過兩天就應該能好……你的好意,哥們心領了……”

  上次學習煉藥,他自己煉制了一瓶子,給狗吃,沒多久,狗就死了,死狀那叫一個凄慘,口鼻都是鮮血。

  后來,宿舍招耗子,每次都是煉制一份藥液出來放在墻角,都能毒死不少,屢試不爽。

  這家伙,學習比他還渣,煉的藥,敢拿出來,也要敢吃才行啊……

  “你什么意思?”

  見這家伙一臉敬畏,沈哲頭上冒出黑首發

  好不容易要了這么多藥材,忍受著油鹽醬醋的熏烤,費盡心血才弄出來的藥液,竟然遭到嫌棄……

  “沒什么,只是沒活夠……還想多活些時間……”

  趙辰尷尬一笑。

  雖然回家繼承億萬財產,娶上幾十個美貌女子,難受是難受了點,丟人是丟人了些,可至少還活著,服用了你的藥……誰知會不會和宿舍的老鼠一樣,直接掛掉?

  “閉嘴,那這么多廢話,讓你吃,就吃……”

  好心送藥,這家伙竟然推辭,強迫癥發作,沈哲向前一步,一把捏住趙辰的嘴巴,隨手將瓶塞打開。

  “你要干什么,放開我,不要,不要啊……”

  趙辰抓狂。

  我是真的不敢吃你煉制的藥……

  大家好朋友一場,為啥要我死?

  好好活著不好嗎?

  “盡管叫吧,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手上用力,捏住趙辰的嘴巴,手肘和腿抵著對方,讓其無法動彈,沈哲粗暴的將玉瓶,塞進對方的口中。

  “完了……”

  感受到一股暖流流入咽喉,趙辰雙手抓緊床單,腳掌不由自主的蹬直……眼淚從眼角緩慢流了下來。

  沒想到,好不容易的一次……生命,就這樣完了!

  ……

  學校的男生宿舍,都是緊挨著的,趙辰的哀嚎,沒有任何遮掩,響徹了整個樓道。

  一群學霸聽到聲音,走了過來,站在門口,面面相覷。

  正想敲門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就聽到沈哲的怒喝。

  “盡管叫吧,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

  “是三班的沈哲……他們是好朋友,應該沒啥事……”

  有人認識沈哲,聽出了聲音。

  “哦……”

  眾人同時點頭,再次看向對方,都從各自的眼中看出了驚駭和恐懼。

  好刺激,好羞澀哦……

  這兩個學渣……玩的這么開的?

  (周一,求推薦票!不給,我就把沈哲睡了……另外,今晚上有老涯有直播,起點app,qq閱讀app都有,老涯會親自解釋沈哲的一些事情,進行大劇透,同時歡迎大家,暢所欲言,一定過來看啊!!)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E策略配资 一肖免费公开资料 股票涨跌颜色消失了怎么办 吉林快三微信群98群 天津11选5顺口溜 云南十一选五五最大遗漏 贵州11选5前三连线走势图 七星彩杀号技巧 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在手机上怎么玩股票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app 股票新手 最新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浙江20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