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兇 > 第264章 引蛇出洞,兇手薛碧彤

第264章 引蛇出洞,兇手薛碧彤

  ,

  第264章引蛇出洞,兇手薛碧彤

  盛京,某處茶樓。

  “什么情況?銀殺為什么沒有直接取她性命,都已經抓到手了,還不殺人,等著做什么?”戴著斗篷的女子,臉色十分難看。

  一個管事模樣的中年男子道,“小姐息怒!我們已經第一時間傳信給銀殺,他說這一票不干了。”

  “什么意思?你不是說,銀殺是江湖之中信譽最好的殺手嗎?接單必得手?這還叫信譽最好?”

  那管事一臉無奈道,“銀殺說他很有職業道德,收了錢,必須殺人。所以,錢會原封不動退給我們。另加一成補償金,這一單,他不接了!”

  那斗篷籠罩的女子,顯然沒想到還有這種迷之操作,整個人都懵了。

  人都已經抓到手了,單不接了?退錢還加一成補償金?

  所以他的好評是這么來的嗎?

  “什么意思?”

  管事更加無奈了,“都怪云榛。他突然漫天出價,讓銀殺對自己的職業生涯產生了懷疑,決定改行當一次綁匪。現在不殺人了,綁票。讓云榛出錢贖人。另外還傳話我們,經此一役,白蒹葭的身價倍增,想再買兇殺人,得多花點錢。”

  斗篷女子:

  氣的不想說話。

  就差那么一點點!殺手這種只朝錢看的東西,果然靠不住。

  “綁匪是吧?那跟他說,云榛出多少,我們就出多少,不少他一分錢,人,給我送來。”斗篷女子咬牙切齒。

  管事一愣,“這可是一筆大開銷啊。老爺那邊”

  “手令在此,聽我的。”斗篷女子拿出一個令牌,遞給管事,“調動存在京城錢莊的銀子,立即籌錢。我自然會和我爹交代。”

  若能讓白蒹葭死,花多少錢,都值得!

  “是!”管事只得接令。

  斗篷女子死死攥緊拳頭。云榛對白蒹葭用情越深,這個女人,就必須死。

  她不死,其他人都沒機會。

  比起將來嫁入云家,就算是傾家蕩產,這筆買賣,也劃算。

  拂音館。

  “榛哥,你一直讓我們盯著所有錢莊的動向,到底在盯什么?”姜淮不解問道。

  云榛臥在榻上。

  為了逼真,他讓蒙面刺客劃了一刀。看起來鮮血淋漓,但傷口很淺,皮肉傷

  養幾天就能好。

  對于這點傷勢,他并不在意。只有一腔憤懣,郁結于心,氣的想殺人。

  若不是白姑娘和那銀殺,剛好是朋友

  若幕后之人收買的刺客不是銀殺

  白蒹葭會不會受傷?能不能安然無恙回家?

  因為自己,她不得安寧。第一次山神廟的刺客,第二次荷花湖翻船,第三次收買殺手,第四次

  什么時候出現?

  他帶給她的,只有動蕩不安。

  這讓云榛惱怒敵人之時,又惱怒自己。

  他喜歡的人,注定就不得太平嗎?

  她言笑晏晏告訴他,冒一點險值得,言猶在耳。但層出不窮的明槍暗箭,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什么值得?他哪里值得她冒險。

  云榛眸光黯淡,不知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好好保護她。

  “榛哥,你臉色怎么這么差?傷口疼?我去找大夫!”姜淮關切道。

  云榛搖搖頭,“不是。我在想怎么保護她。只要她出現的地方,一定要嚴加警戒。絕對不能再有下一次。”

  “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還是要把敵人抓出來才行!”姜淮說道。

  云榛點頭,“盯緊錢莊。”

  正在此時,云齊急匆匆進來稟報,“公子,錢莊有動靜了!”

  攝政王府。

  “雖然錢莊每日都有大筆銀錢出入,但都有跡可循,能順藤摸瓜查出用處。這幾筆很突兀!隸屬于一個家族,分散于幾個錢莊,在同一時間被提走,而這個家族的生意,并不需要如此大筆的資金調動,十分可疑。”蕭清風呈上一份書。

  君夜宸的視線在折子上掃了一遍,遞給旁邊的楚曦玉。

  “江北薛家?”楚曦玉微愣。

  蕭清風點頭,“薛家在江北世族之中,也算是赫赫有名。因漕運發家,和漕幫關系匪淺。雖然看似是書香世家,其實半黑半白,和道上有些關系。這也能解釋,他們為什么能找到銀殺的門路。一般書香世家,清白,想買兇也找不到門路,看來是道上的兄弟打點的。”

  楚曦玉眸光微沉。

  回憶起當初那個車夫。

  被滅口的十分干凈迅速。這狠辣的手段,就不是一個善茬。

  和如今買兇殺人,一個作風。

  快準狠。

  沒那么多彎彎繞繞,就是滅口。

  “這么大筆銀錢,對于薛家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若要調動,必定是薛家嫡系。薛家遠在江北,在京城的嫡系只有一個,薛家小姐,薛碧彤。”蕭清風繼續分析。

  楚曦玉點頭,“她連看見碧琉璃在我手中,都忍不住下手。更不可能容忍,我和云榛走這么近。不過,要確保萬無一失,還是按照計劃行事。”

  “楚姑娘說的對!”

  白蒹葭被擄走的第二天,云家就送了大筆銀子,將人贖回來。

  “這么快?已經回來了?”卓依染一臉痛心疾首,“這刺客怎么就不能撕票呢?拿了銀子,殺人就跑不很好嗎?還把人完好無損的送回來!真是氣死人了。”

  “可不是嘛,真希望這個白蒹葭回不來才好。”

  “云榛公子為了她,何止一擲千金,若不是喜歡她,鬼才信!”

  “江北云家的門檻,也是一個山野村婦能進的?真是笑話!”

  眾女七嘴八舌,能和卓依染混在一起的,自然也都是不喜歡白蒹葭的。

  薛碧彤剛來,就聽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什么?白蒹葭已經被送回來了?”

  這么快!

  她才剛剛籌到錢。

  “可不是,現在她人就在拂音館里。不知和云榛公子怎么卿卿我我呢。”有人酸道。

  薛碧彤臉色瞬間十分難看。

  遲了一步。

  可惡!

  算了,下次再找機會,再行刺。

  反正,只要她敢出現,就不愁沒有機會。

  盛京,拂音館。

  楚曦玉看著云榛,責怪道,“傷口恢復的怎么樣?我說打暈你就行,你非得挨一刀,何必。”

  “逼真。”

  “確實是逼真,沒有引起一絲懷疑。這一次能如此順利,云榛公子功不可沒。”

  “我已經查到了,薛家。”云榛臉色難看。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外国炒股app 刘伯温四肖期期一 下载闲来广东麻将 2020香港现场开吗 街机捕鱼攻略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技 一码发财今晚开的什么号 江西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股票融资公司联系首选大牛时代 澳门皇家88app 银河磁体股票 最近买什么股票好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 安装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深圳市福彩彩票管理中心 澳洲幸运8漏洞 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