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獵魔烹飪手冊 > 第五十三章 艾文特曾經的朋友們(求訂閱~求月票~)

第五十三章 艾文特曾經的朋友們(求訂閱~求月票~)

  刺客大師,一些可怕的家伙。

  這是艾文特看到杰森的表現后,下意識的反應。

  但是,艾文特有細細的回憶了一下后,心底忍不住的升起了一個疑惑:刺客大師是誰?

  在他的記憶中并沒有關于這些人太多的記憶。

  就是一個類似的名號。

  我的記憶……唉。

  艾文特微微嘆息了一聲,同時,放下了戒備。

  他并沒有更多的抱怨,事實上,對于自己能夠記得一些關鍵點,艾文特已經是心懷慶幸了。

  至于剩下的?

  他相信自己會慢慢記起來的。

  就算是記不起來,他也不會有什么遺憾。

  畢竟,他找到了自己的兒子。

  當然了,這并不代表,艾文特放下了仇恨。

  對‘圣殿’,艾文特依舊是恨之入骨的。

  殺妻之恨,不共戴天。

  所以,他必須要做點什么。

  他本能的告訴他,‘圣殿’可不會就這么的算了。

  “不錯。”

  “比我想象中還要出色的天賦,難怪你成為了最后一位‘利爪’——那些家伙是將你當做了種子。”

  “當你生根發芽,當你徹底的成長起來時,就是‘夜梟’再次展翅之時。”

  艾文特說著,緩緩的抽出了那柄抹去標記的制式長劍。

  然后,就這么的,他突然向前刺出長劍。

  嗖、嗖嗖!

  短距離間,長劍陡然三次加速,破空聲宛如利箭。

  “突刺,算是我自己根據軍營長槍突刺,以及一些刺客流派的匕首使用手法,創造出的技巧,它能夠補助你沖鋒時刺出長劍不夠‘鋒銳’的缺點。”

  說著,艾文特就再次演示起來。

  這一次的掩飾很慢,關隘講解更是細致。

  然后,艾文特發現杰森之前表現出的‘天賦’消失了。

  在艾文特看來,能夠一次就學會且變得適應自己狀況的杰森,學習【突刺】應該也是一遍就會的。

  可事實上,連續的三遍后,杰森還在摸索基礎階段。

  劍術天負嗎?

  艾文特不由心底微微嘆息著。

  人的天賦是不同的。

  在其他方面,杰森無疑是極為優秀的,但是劍術……真的是一言難盡了。

  即使是找到了自身所堅持的‘本心’。

  可這并沒有改變杰森的劍術天負。

  不過,艾文特并不認為之前杰森所說的是錯誤的。

  那種堅持‘本心的劍術’,自然就是劍術。

  而且,做為長輩,他可不會打擊一個已經走出自己道路的后輩,他只會鼓勵杰森。

  讓杰森變得更強大!

  因此,艾文特再次指點了兩遍,又一次的細致說明后,這才笑著說道:

  “你在這里練習吧。”

  “這里距離一個老朋友的宅邸不遠,我去看看那個老家伙。”

  說完,艾文特沖著艾斯特揮了揮手,示意兒子在這里休息后,就徑直的穿過了樹木,沿著這段出城的公路向著一側走去。

  老朋友?

  正在練習的杰森一愣,然后,下意識的看向了艾斯特。

  毫無疑問,應該是艾斯特說了些什么。

  但是這種時候不應該是多說多錯嗎?

  理應保持話語簡潔才對。

  不!

  那是對普通人而言,對艾斯特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相反,這一切都會讓艾文特更相信自己的身份。

  艾斯特沒有注意到杰森的眼神,在看到艾文特離去的時候,‘拔劍’后,全身酸軟無力的艾斯特強撐著站起來,目送著自己父親離去。

  不論是眼神,還是神情,完全就是一個兒子該有的。

  看著這一幕,杰森眼角抽搐了一下。

  不單單是艾文特相信自己的身份,艾斯特也是相信的啊。

  真是先騙自己再去騙人啊!

  不對,如果是自己相信的話……這一切不就是真實的嗎?

  杰森想著,最終搖了搖頭,繼續練習。

  這一切都是艾斯特的計劃,而且計劃已經成功了,他自然沒有任何反對的。

  而已經走到公路上的艾文特似乎是心有所感,扭頭看了一眼被樹木遮擋著的空地。

  ‘劍圣’艾文特的感知瞬間就捕捉到了艾斯特。

  看著自己兒子的模樣,艾文特不由一笑。

  一種濃濃的孺慕之情從心底而生。

  這感覺……真好。

  艾文特輕輕吸了口氣,繼續向著記憶中的目的地走去。

  他已經失誤過一次了。

  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再失誤一次。

  即使是為了自己的兒子。

  想到這,艾文特的腳步開始加快,數個呼吸后,艾文特整個人就快如疾馳的汽車,很快的消失在了公路的主路上,而是進入到了一段輔路。

  在經過了一段還算平整的輔路,又走了一段坑坑洼洼的土后,艾文特來到了一座莊園前。

  這座莊園不大,也沒有噴泉、花圃,就連院墻都沒有。

  僅僅是一片群落建筑,看起來就像是個村莊。

  不過,建筑卻相當的整潔。

  而且,一隊荷槍實彈的警衛更是顯眼。

  艾文特沒有隱藏自己的身形,第一時間就被發現了。

  “站住。”

  “這里是私人領地,禁止進入。”

  “請離開。”

  警衛面容嚴肅的說道。

  “嗯。”

  “我想見艾歐凱特。”

  艾文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后,這才繼續說道。

  警衛詫異的看著這個身披斗篷,沒有露出真面目的男人。

  艾歐凱特這是一個只屬于他們家族內部,高層人員才能夠知道的名字。

  一個早已經淡出了所有人視線,但卻依舊掌管著整個家族權利的名字。

  “請您稍等。”

  警衛的警惕依舊在,但是話語卻客氣了很多。

  為了表示尊重,最先開口的這個明顯是這支隊伍領頭人的警衛并沒有離去,而是站在艾文特面前,對方身后隊伍的一個人則是拿起通訊器向著建筑群落跑去。

  艾文特能夠清晰的聽到那個警衛的申請聲。

  很明顯,對方根本沒有資格帶他進入。

  對此,艾文特并不意外。

  他十分有耐心的等待著。

  大約五分鐘后,一位管家模樣的人走了出來。

  這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管家,雖然盡量挺直了腰板,但是依然有著一分佝僂,不過,雙眼依舊明亮,在看到戴著帽兜的艾文特時,這位老管家先是行了一禮后,才問道:“請問您是?”

  “達爾,還認得我嗎?”

  說著這樣的話語,艾文特摘下了帽兜。

  就在艾文特摘下帽兜的剎那,這位管家就全身顫栗,他的聲音隨著身軀一起顫抖。

  “大人,您終于回來了!”

  老管家眼眶都紅了,就要再次行禮,但是卻被艾文特攔住了。

  “我回來。”

  艾文特聲音出現了絲絲哽咽,顯然激動異常。

  “請您跟我來。”

  “凱特大人等待您太久了。”

  “他時刻都盼望著您回來。”

  老管家說著就轉身帶路,因為,心情的高興,步履都變得輕盈了許多。

  由老管家帶著,艾文特進入了建筑群落中。

  看著老管家和艾文特的背影,周圍的警衛臉上帶著濃濃的好奇。

  要知道,這位老管家做為那位老大人的心腹,可是許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很自然的,他們對于艾文特的身份做著諸多猜測。

  不過,好奇并沒有令這些警衛喪失警惕。

  相反的,他們越發的打起了精神。

  這是經驗。

  每當事情和那位老大人相關時,一定不會簡單。

  戰斗更是家常便飯。

  出現在莊園附近的戰斗,也會偶有發生。

  艾文特的感知令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這樣的變化。

  “凱特還是那樣的謹慎。”

  艾文特忍不住的嘆息道。

  “自從您失蹤,諸位大人戰死后,凱特大人一直就保持著這樣的謹慎,夜晚令人恐懼,但卻是我們的庇護所。”

  老管家輕聲吟唱著。

  然后,更加高亢的聲音從走廊盡頭的辦公室內響起。

  “在夜晚、在黑暗中,我們是守護者,也是掌管者!”

  “我們時刻監視你出行。暗處窺望昂城,藏于矮墻閣樓間。居于家中他同在,臥及床間他亦存。萬莫提及他名號,利爪將你頭尋來。”

  帶著這樣的聲音,一個蒼老的身影,顫顫巍巍的出現在了走廊一側。

  這是一個幾乎駝背的老人,拄著拐杖,僅剩余一只眼睛,頭發早已禿了,僅剩余幾根長白發飄動,穿著一聲寬大的袍子。

  此刻的袍子正隨著他身軀激動的抖動而抖動。

  華貴的布料在陽光下,反射著耀眼的光輝。

  “夜晚是您巡視之地。”

  “月下是您展翅之際。”

  “夜梟所致……”

  艾文特低聲吟唱著,腳步加快。

  那位老人也加快腳步,當兩人走到面對面時,艾文特、老人的雙眼中都泛起了晶瑩。

  眼前的老人,是他的戰友。

  是‘夜梟法庭’內上一代的‘利爪’no2。

  兩人曾是最親密的戰友。

  現在?

  依舊不變!

  艾文特的右手抓住了艾歐凱特的右手,兩人緊緊相握,異口同聲的吟唱道——

  “裁決之時!”

  闊別十數年的再會,老友的再次相逢。

  令艾歐凱特這位帝國勛貴,再也抑制不住了。

  他提淚橫流的說道:

  “艾文特,歡迎回家。”

  ……

  而此刻凱特家族的幼子蒙迪凱特正接著帝國首相的電話。

  “我可以向您保證。”

  “昂城永遠屬于帝國,沒有所謂的‘九頭蛇’,更不會出現‘夜梟法庭’。”

  “沒錯!”

  “請您放心!”

  這位昂城市長擲地有聲的說道。

  再三的保證后,蒙迪凱特掛斷了電話。

  這位中年人眉頭緊皺。

  “‘九頭蛇’、‘夜梟法庭’是怎么回事?”

  “昂城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組織?”

  “是誰的局嗎?”

  “會是針對凱特家族的嗎?”

  他思考著,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了,是老管家打來的——

  “蒙迪少爺,老爺喊你回家吃飯。”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 简单的赚钱软件 怎样下载吉林彩票11选五 千炮彩金捕鱼手机版下载 快乐真人麻将下载安 腾讯分分彩开奖码查询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马极天下两肖加两码 新股申购一览表 马会传真料猜透必中特 湖北11选5任3基本玩法 鲁抗医药股票分析 多乐彩历史开奖号码 海南4 1号码分布图 4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麻将来了安卓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