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我能制造副本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不敵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不敵

  <tent>

  命那張呈現魏尺素面孔的臉不禁露出意外的神色,祂竟然從種劫大道中感受到了一絲【自命】的氣息。

  自命不凡!

  命運長河中的蕓蕓眾生,除了外部的命運影響,還受自身意志左右。

  那種能夠掙脫外部命運的存在,可以稱之為【自命】。

  強如命這樣的遂古之賊,掙脫命運枷鎖,并且掌控命運,祂的自命已然凌駕于眾生之上。

  正是自命,才讓王淵免受大道【不由天】的鎮鎖。

  而自命的由來

  王淵看向黑光氤氳的天魔大自在劫數,瞬間了然。

  天魔大自在的根本意乃是天魔是劫數,大自在是超脫劫數之法,而他化則是兩者交融出的一種獨特之意,是為根本意。

  王淵這個種劫大道主驅使此劫他化而出遇命化命,才成功避過命帶來的“劫難”。

  不過命的強大,讓王淵目光中充滿了忌憚。

  他雖然不死,但不代表不會被奴役或者鎮壓,見識到大道【人祖】和大道【不由天】難以名狀的強大后,王淵不敢小覷剩下的幾條大道。

  天地仙神朝拜禮敬的【天帝】大道,代天恩威。

  坐視蒼生萬道如螻蟻的【芻狗】大道,天地不仁。

  以及遂古時期半途夭折的【地祖】大道,三者是組成渾天雞子內部的基石。

  【地祖】崩落后融入渾天,重歸渾天掌控。

  而掌握【天帝】、【人祖】兩種大道的昊和燧逃脫于塵世,成了六賊之二。

  從先天位格上來看,昊的實力遠比燧更為恐怖。

  這個如仙謫臨的男人,煌煌帝威如周天星辰亙轉,瞬息卷入了王淵的意識中。

  一聲悶哼,種劫大道卷過王淵的真靈,【天輸】之劫瓦解了侵神銷意的天帝威嚴。

  原本被王淵視為可以與渾天抗爭的【天輸】劫數,在抗下昊的一擊后竟不斷崩毀,幸有種劫大道源源而生,再度將其凝聚了出來。

  王淵拂過暴動的種劫大道,心中微冷。

  連【天輸】這樣的劫數都只能勉強抵擋昊的一擊,若是昊全力出手,難道他要依靠那詭異莫名的第九劫數?

  第九劫數【渾天】單就這名字,就讓王淵不敢隨意使用。

  王淵明悟自身第七賊的身份,與渾天本就是敵人,他不相信渾天會這么好意分潤一部分權柄給自己。

  渾天一直沒動靜,不代表它不會啟用種劫大道中埋下的這一步棋,因此王淵一直提防著渾天。

  可惜王淵要面對的敵人,不光是渾天,還有這勢要超脫的六賊。

  王淵眼神一沉,想要破局,絕不能處于被動的局勢。

  漫天劫氣收束于身,種劫大道沉入王淵真靈之內,他整個人須臾消弭在了六賊鎮壓的虛空之中。

  下一刻,王淵出現在了先前諸圣祖大戰的位置。

  太引出渾天布下的紀元輪回之局,順勢剝奪了所有圣祖級強者的大道,重新喚回了自己的大道。

  這些圣祖雖然被剝奪了大道,但并未死去。

  大道乃是圣祖的證道之顯,祂們的真靈融于其內,太剝奪大道時剔除了真靈,以確保這些大道的純粹。

  當初太的一絲念頭化作周太初行走世間,哪怕成長到圣祖也只能先殺人后取大道,不像本體這樣,隨手就能拘來別人的大道。

  對太來說,祂要的是大道,這些圣祖在祂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留有真靈的圣祖不會死去,甚至連那幾個大道傀儡都獲得了自由。

  復活后的大道傀儡被渾天吞噬的大道掌控,現在沒了這些大道的束縛,以圣祖級的實力,自然能夠擺脫死亡,重新以活人的狀態存在。

  王淵借助這些圣祖被剝奪大道時誕生的劫數,趁勢脫離了六賊的包圍。

  天下劫數之中,王淵皆來去自如。

  如果不是渾天已經掀起了輪回大劫,恐怕王淵會選擇遁入天地某種劫數中,先避開六賊纓芒。

  王淵自劫數中出現,回首打量了一眼身后的諸位圣祖。

  陰戮、死亡、劍絕這三位國度文明的圣祖一臉復雜,他們的處境十分尷尬。

  如今他們的大道都被奪走,且立場與王淵不同,自然有些計較。

  不過王淵沒有理會他們,不過是一些失敗者而已。

  反倒是聯邦的幾位圣祖看向王淵的目光比較柔和。

  韓道友拉著荀十娘的手久久不肯放開,他好似已經揀回了內心最柔軟的東西,又似乎放下了一切。

  再次見到王淵這個后起之輩,韓道友笑道:“小友如今已有我當年風范了。”

  荀十娘被花圣握著的柔荑暗中用力捏了捏,示意韓道友稍正經一些。

  韓道友似乎想到場合不對,他咧嘴道:“不過我看你麻煩不小,需要幫忙嗎?”

  他指的是六賊,還有一直未出的渾天。

  不著調一直是韓道友的風格。

  王淵嘴角抽動,六賊遠比圣祖強大,即便是他成為劫圣,若非占了第七賊的位格,連和六賊一戰的資格都沒有。

  韓道友等人巔峰時期都不是六賊的對手,如今沒了大道,談何幫忙?

  王淵嘆道:“請各位前輩去我世界之中避一避吧。”

  對王淵來說,這幾人都有一份香火情在,所以王淵想要救上一救,免得被六賊波及。

  話音剛落,裴濟朗聲笑了起來:“你的好意我們就心領了,圣祖生來就要違逆一切,這點陣仗算得了什么!”

  王淵頭疼地看著這個斬天斬自我的狠人,哪怕失去了大道,依然戰意隆隆。

  “小子,此劫難避,我觀那六賊的布局,恐怕也難翻覆渾天。”裴濟的眼神意味深長,“你的大道特殊,不妨聽一聽武和仲的建議。”

  他們看到了六賊對王淵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最后出現的第七賊位格,讓這些圣祖頗為驚嘆。

  如此曠古爍今的布局,或者只有遂古誕生的這六個生靈能布置得出。

  可惜啊,渾天不比尋常,若是能輕易對付,上個紀元就不至于那么慘了。

  剛才幾個圣祖交談了一些看法,他們都覺得,且不論六賊能不能成功,王淵都是這個紀元最大的希望。

  武和仲活的歲月悠久,見解與后面崛起的圣祖不同。

  因此裴濟才有此一說。

  王淵不由好奇,轉頭看向了力圣與蜃圣。

  武雖老矣,目光卻十分銳利,他看了眼王淵,面色逐漸肅然。

  “不要小看渾天,也不要小看你那大道上的第九劫!”

  </tent>

  我能制造副本 </p>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姚记捕鱼的最新版本 黑龙江6+1基本走势图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苹果手机 金7乐走势图怎么看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网赚导航 永利正规棋牌 11217期博彩老头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组三统计 东方6十1最新开奖号码 30选5五个号全中多少钱 河南紫幻麻将官方版 新快赢481开奖视频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