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醫凌然 > 第938章 傲氣
  “回去吧,沒我們的事了。”福克納也跟著大部隊,看了進入ICU的杜家東。

  還處于麻醉狀態下的杜家東,表情平靜,各種檢查數值也趨于平穩,福克納說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

  中方的咨詢費給的是不少的,要遠遠超出他所習慣的標準,但是,福克納寧愿做一場手術,堂堂正正的拿走更多的錢。

  可惜,對方并沒有給他選擇的機會。

  多賓出了電梯,就將一根雪茄掏了出來,放在鼻子下嗅著,道:“我不著急回去的,假期總不能浪費,恩,你會玩牌嗎?晚上可以一起打幾局?”

  “不會。”福克納干脆利落的拒絕了。

  “有約會了?”多賓打趣的詢問。

  福克納下意識的摸了摸腦門,搖頭道:“沒有。”

  “你可以約會試試。”多賓說著停頓一下:“真的不玩牌嗎?”

  “不必了。我要去找點吃的。”福克納依舊搖頭。

  “真是沒情趣啊。”多賓感慨一句,又看看旁邊的德國人。

  德國醫生考伯特道:“回去睡覺。”

  “好吧,這樣看來,福克納還更有情趣一些。”多賓隨意的給人做著評價。

  三人于是分道揚鑣,各自活動去了。

  三人的翻譯與其他工作人員也只好各自跟著,一個大團由此被拆開,倒是顯的沒有那么礙眼了。

  福克納帶著幾名翻譯,浩浩蕩蕩的出了醫院,以游玩的心態,好好的轉了一圈云華市。

  杜家東的手術順利,目前狀態穩定,所以,不論是東嘉集團的家庭醫生勞寐雍,還是君安診所和云醫方面,都不是太在意幾名老外醫生了。

  反正,暫時也用不著了。

  福克納也猜得到他們的心態,他也不是第一次頂著梅奧的名頭出來了,一路輕輕松松的掃著美食街,再等吃飽喝足了,福克納才抹抹嘴,對翻譯道:“回醫院。”

  “咦?不先回酒店嗎?”翻譯表示驚訝。

  福克納懶得解釋,堅持道:“回醫院。”

  “好吧,但是,現在的醫院都下班了,咱們去也見不到幾個人了。”翻譯當然想回酒店休息了,去醫院的話,誰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時間。

  福克納撇撇嘴:“不需要人。”

  “好吧。“翻譯嘆口氣:“我讓司機開車過來。”

  福克納想“恩”的一聲,又道:“找一個懂IT的醫生,我要看中午的手術視頻。”

  反正,回去酒店也是孤枕難眠,到酒吧泡妞的成功率也很低,窩在房間里看電視玩手機,還不如再到云醫看看手術視頻的回放呢,尤其是凌然在手術前期的操作,福克納漏看了很多。

  翻譯掏出手機,打了電話,一會兒,再回過頭來,道:“確定有人在了,可以看視頻。”

  “有人在就行。”福克納坐上車,也再沒有什么啰嗦的,就閉目養神,直到云醫在望。

  急診中心的小樓,始終都是燈火通明的樣子。

  福克納略有些熟悉的參觀室,更是亮著燈。

  “準備工作做的不錯。”福克納向翻譯笑著點點頭,再推門入內。

  吱嘎。

  參觀室內,一群人齊齊轉頭,看向福克納。

  福克納愣了片刻,就見紐約人和德國人,都混在人群中。

  “你們不是打牌和睡覺去了嗎?”福克納先發制人的質問起來。

  “結束了。”多賓道。

  “睡醒了。”考伯特回答,又問:“你呢?”

  “吃飽了。”福克納能說什么呢。

  他看看前方的屏幕,就見一溜幾臺屏幕,各自在放著不同的錄像,乍看好像是不同的幾個手術,仔細去看,全都是今天的。

  “我也要一個屏幕。”福克納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前排。

  幾名云醫的醫生看看福克納,見是國外來的月亮,都默默沒吭聲。

  一名云醫的工作人員,飛快的用推車送了新套件過來,就在福克納面前,擺出了一組影音系統,又遞給福克納一個耳機,以及相應的遙控器。

  福克納接過來,按開今天的錄像,旁若無人的看了起來。

  參觀室里,重新歸于一片平靜,直到下一名醫生的到來。

  ……

  第二天清晨。

  露水剛剛掛上葉片,早起的蟲子剛剛上貢完畢,杜家東就清醒了過來。

  窩在值班室里的閻醫生莫名驚喜,連忙打了電話,給昨日送自己紅包并留下電話的勞寐雍、薄院長、杜少爺,李管家,牛經理,朱主任,馬總監,羅主管,楊少女,茍少婦,毛孕婦,余寶寶……

  不長時間,ICU外,就再次圍上了里三圈外三圈的人。

  “全靠各位了,謝謝各位,謝謝各位。”勞寐雍進入ICU里,雖然只與董事長說了幾個字,也是心情激動的難以自制,拿出家庭醫生的部分經費,見到穿白大褂的就發紅包,哪怕被人趕走,都是笑著的。

  同樣在重癥監護室外等待的王傳文望著這一幕,頗為感觸。他弟弟王傳禮的手術,就是凌然做的,王傳文至今也能記得那份激動的心情。

  正巧君安診所的薄院長在旁,王傳文于是問:“薄院長認識這位醫生嗎?聽說是東嘉集團董事長的家庭醫生?”

  薄院長正嘗試著將王傳文這名新富發展為自己的客戶,聞言一笑:“不止認識,還有點熟的,勞醫生的話,給杜家東董事長,做了十幾年的家庭醫生了。”

  “看起來還有幾分用處。”王傳文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突然覺得有個家庭醫生能方便不少,尤其是在自己與家庭醫生利益一致的情況下。

  薄院長愣了愣,卻不知該怎么回答。

  王傳文也沒有多想,就向勞寐雍走去,打了個招呼,略作寒暄,就問:“勞先生如今有幾位客戶?”

  勞寐雍警醒的瞅著王傳文,特別是他身邊的薄院長,表情變的嚴肅起來:“這就是商業機密了。”

  “那您是否介意增加一位客戶?”王傳文笑呵呵的。

  “我這邊的收費可不便宜。”勞寐雍雖然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態度也是較為倨傲的。

  如果杜董事長今次沒能挺過來,勞寐雍多半是需要找下家的,可是,現在挺過來了,?勞寐雍對于是否多一個客戶,就沒有那么迫切了。

  王傳文卻是眼前一亮,道:“收費貴一點,只要物超所值就可以了。”

  “醫療界,向來是多一分的服務,就多十倍的價格的。”勞寐雍的目光落在薄院長臉上,說話反而沖了一些。

  王傳文笑容更甚:“您這樣說,還挺有道理的,這是我的名片……”

  勞寐雍遲疑著收了下來。

  薄院長看的眼睛都直了。

  這ICU外,原本也不是什么談話的地方,但王傳文留給勞寐雍一張名片,意向可以說是相當強烈了。

  薄院長來不及理會勞寐雍,先跟著王傳文走,低聲問:“王先生覺得這位勞醫生合適嗎?”

  “有點傲氣,有點倔強,說話也不好聽,恩,要錢還要的多。”王傳文總結了一下,卻是笑了出來:“不過,真正有本事的人,不都是這樣嗎?”

  薄院長目瞪口呆,什么時候,沒有眼力價都變成本事了嗎?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十一选五傻瓜打法 棋牌资讯? 真钱投注网站 福建36选7 2020玩家能赚钱的平台 长城军工股票行情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 德甲直播免费观看 下载贵州十一选五 千炮捕鱼单机版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安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国泰君安模拟炒股 河北快三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