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 第439章 父子重逢

第439章 父子重逢

  林戰忙又跪倒,急切道:“爹爹莫不是酒飲得多了,以前見你飲酒飲得比這多得多了,也不是這般模樣,為何今天說話成這樣了。您二老養育之恩,孩兒就是作牛做馬也不能報答十一,心頭已存慚愧,自覺得是大大的不孝了,還敢有什么怨恨的念頭。即便是二老什么事瞞著孩兒,那也定是為了孩兒的好處,父親再說出這些話來,豈不折羞死孩兒了。”

  林無憂道:“你若真能原諒我和你娘,我可直言了。”林戰道:“父親只管直說就是。”

  林無憂正色端坐了,才說:“戰兒,你并非是我林家親生骨肉。”林戰聽罷,“啊!”一聲驚呼,一時竟不知如何言語。呆呆坐了半晌。只聽林無憂說:“孩子,你也知道,當年彭城五虎護送中原六俠的家眷南逃避難,時值南方吳楚兩國交戰,一路上逃難的人群絡繹不絕,行至半路遇上了前線上潰敗下來的軍隊。那些潰軍打仗不中用,見到逃難的難民,便上前劫掠,我們五虎護送的家眷也被潰軍沖散了。后來大家又聚到一塊,卻也失散了幾人。當時找到你娘時,她懷中正抱著你,身邊還有四個包裹,里面都是些小孩的衣服,沒什么值錢的,才沒有被潰軍劫掠走。那時六俠家眷中,相互都未曾謀面,誰也不認得誰,你那時才二歲的樣子,小孩子更是不好辨認,只好憑著包裹里的信物辨認是誰家的孩子。那幾個包裹中,其中一個里面就有這塊錦緞,我們五虎就憑此判斷,你可能就是斬巖劍林斬巖和武鳳嬌的兒子林成。因為‘彭城五虎’從云別離和連清川手中接過林成時,也就是兩三歲的樣子,可是當時趕路急切,誰也不曾細看,故而只能憑小孩子身邊留下的信物去判斷。”

  林戰道:“爹爹,你不是說我娘身邊有四個包裹嗎?那三個包裹里又有什么?”

  林無憂接著道:“從第二個包裹里取出來的,能做為信物的只有一把匕首,那匕首上刻著一個‘負’字,這是家住汴梁程家的信物。第三個包裹里有一塊玉版,是大臣上朝時用的,應該是一個官宦之家留下來的包裹,第四只包裹里有一塊錦帕,上面繡著‘阿二’兩個字,是家住永濟齊家的信物。你娘說,在拾到你時,你身上還有一塊“龍紋”,也是理清你身份的信物,孩子,現在你知道了嗎,你娘為什么拼了命也要保護好你,保護好龍紋不讓別人搶去了嗎?我們既然答應了要照看好別人的孩子,就不能讓孩子有任何閃失,承諾比生命還重要。明白嗎?你身邊就有這四個包裹,這四個包裹都與你的身世有關,可我們也不敢肯定哪個包裹能證明你的身世,就暫且認你是林斬巖的后人了。后來你一直都由你娘撫養長大,那些東西就一直由你娘貼身保管著。你娘覺得那些東西與你的身世有關,等待日后你長大了好作為尋找你身世的信物,故而一直留在身邊,片刻不離,孩子,今天我把這些東西都交給你,這些都是你認祖歸宗的信物。”林無憂說完又是一聲長嘆。

  林戰見爹爹言語辛酸,說完后又是神情委頓,似有失落,心頭更加不忍,將父親遞來的包棄于地下,乞聲道:“爹爹,你這話是真也好,是假也罷,即便孩兒不是林家親生骨肉,你也是孩兒的爹爹,我娘也是我的親娘。這一輩子我都是你的戰兒。”說著已是泣不成聲。

  林無憂忙趨向前,拾起布包,道:“戰兒,我知你是個好孩子,不會因此忘記了林家,可你也不應該犯傻,那包里都是你父輩留下的信物,怎能輕易扔在地上,快快收拾好。知道你是個孝順孩子,可是哪有不認自己親生父母的,從明天起,你依著這些信物尋查尋查,也好認祖歸宗,也算是了了我和你娘一番心愿。我和你娘含辛茹苦把你養大,就是為了你長大后能認祖歸宗,回到你親生父母身邊。”

  林戰道:“爹爹,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才說出這些話來。”林無憂道:“戰兒,這說到哪去了,就算是你認祖歸宗,成了別人家的孩子,我還會像親生孩子一樣待你的。”

  林戰聽說自己或許是林家的后代,心緒如潮難平。又想,是林家之后也罷,林家之后也罷,兩家都是大英雄,我日后也要做個大英雄。父子二人又暢談一陣,林戰心中感傷不已,林無憂也是難過,他疼惜兒子,不住以言語安慰,等林戰心緒漸漸平息,這才回到院中。

  次日,林無憂便要林戰前往青州林斬巖祖藉之地,去尋訪自己的身世,林戰本不愿意,可是林無憂一再催勸,并說是林戰母親姚文秀生前的意愿。林戰又言說想與爹爹一起回去,等拜祭母親后再去查訪自己的身世。林無憂勸說林戰可一路查訪自己身世,也好一并查訪一下妹妹林星兒的下落,還有棲云鶴的情況。林戰終是拗不過林無憂,便告別了父親,與查查一起上路。楊輕抒放心不下孫女,便隨同林戰一起前去。神經刀并無目的,只想游玩,便隨林無憂一并向往江淮之地進發。

  且說林戰與查查李輕抒,告別了林無憂神經刀二人人,一路東行。約月余,已至太行山界。時值新年剛過,冬銷春開,彩燈高懸,街上行人煥然新裝,時有爆竹乍響。三人住進一家客棧,楊輕抒說要到集市上尋些古玩,便先離開。

  林戰與查查進了一處酒家,見里面客人稀少,便揀了個座位坐下,左邊一人正吟詞酌酒,每飲一口酒必吟一句書上的佳句,或詩文,或徘句,或史記名言。那人青衫綸巾,情形甚是古怪可愛。

  查查眼角瞟著他掩口而笑,只見那才飲了一口酒,又搖頭晃腦吟唱道:“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聲音拉得好長,大為放狂。查查聽得好笑,剛品了一口茶竟要噴出。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股票配资在线开户 北京快乐8玩法说明 100元股票配资送8888 上海天天彩选4号码统计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江西多乐彩怎么玩 姚记电玩app下载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天津时时彩每天几点开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号码 波克棋牌大厅 快乐十分选五任选规则 湖南幸运赛车为什么停了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